全職同人用LOFTER。
腦洞精奇的渣寫手,畫風在逗比和正經間跳來跳去。主糧食向與BG文。
長期求糧食,歡迎勾搭,歡迎投喂。

【郑橙】郑轩少年之穿越事件簿(上)

#100粉点文: @_(:з」∠)_ @K  点的郑橙。然而爱情成分不多(被踹
#伪.原著向,脑洞跑偏的产物。关于小鸭梨和小橙子的故事。
#为了悬念分上下两部分,下篇过几天再发。


郑轩一睡醒,就觉得自己的头很痛。

如果我跟老爸老妈说今天头很痛不想上学的话,他们会叫我好好休息、帮我去请假,还是会踢我下床、拽我去上学?

绝对是后者。郑轩用了不到三秒钟得到了答案。真不想起床……

然后认命地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少女的脸。年纪大概跟他差不多吧,长得挺可爱的,不过重点是,他不认识她。

「你终于醒了呀。」女孩开口道:「我正想叫你起来呢。」

坐起身环顾四周,郑轩发现了一个对他来说并不是很好的消息……

他身处的是一个奇奇怪怪的地方,穿着的是一套奇奇怪怪的衣服,围绕的是一群奇奇怪怪的家伙。

这大概就是老妈梦寐以求的体验,传说中的——

穿越。



穿越是穿越时间和空间的简称。通俗的是指某人物因为某原因,经过某过程(也可以无原因无过程),从所在时空(A时空)穿越到另一时空(B时空)的事件。

以上引用自百度百科。虽然老师说写功课不能用百度百科的资料,因为那儿的资料连猴子也能修改……

「喂。你发完呆了没。」一把男声打断了郑轩心里的胡思乱想:「你叫什么名字?」

「郑轩。」

郑轩一开口,在场几个人除了那个漂亮女孩外都大声笑了起来。

「果然是小孩子呀!」刚才问话的男人豪迈地拍了拍大腿:「我叫阿伟,叫我伟哥就好。」以年龄来说,其实叫他伟叔比较恰当,不过郑轩识趣地没有开口吐槽。

「风花。」一个外表比较中性的长发男子说。郑轩之所以断定他是男的,因为他的胸是平的。

「眼镜。」一个斯文男子托了一下自己的眼镜。

漂亮女孩微笑:「我叫沐沐,请多多指教。」

所以就只有我一个人说的是全名,难怪他们会有这样的反应——不过,这样也太矫情了吧!

在几个人的解说下,郑轩大概明白了现在的情况。

他们身处的似乎是一个有着剑与魔法的奇幻世界,目前还不知道这个世界里有没有其他跟他们一样穿越过来的人。骤眼看来,五个人之间并没有什么共通点,也不晓得为什么会无端端穿越过来了。

「总之,我们现在的打算是掌握多一点关于这个世界的资料……刚才你还没醒来的时候,伟哥去探查了一下,不远处有一个小村庄,我们现在就去那儿吧?」眼镜似乎已经担当起这个团队的领导角色了,郑轩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异议。



村子的确不太远。

眼镜作为代表跟村长交涉了一下,说了一堆大家是来自其他地方的冒险者之类的话,成功帮大家争取到落脚的地方。当然,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作为代价他们五人需要四处跑跑腿:帮邮差送信、帮牧师翻新教堂、帮铁匠打打下手之类的。

这些工作把郑轩累得够呛,不过辛苦也是总算有回报的,至少村民对他们五人的态度亲切了很多。

离开铁匠铺之前,铁匠叫住了他们:「我看你们也没有什么武器傍身吧?这个世界很多未知的危险的,每人选一件拿去吧。」

他拉开柜子,各式各样的武器整整齐齐地陈列在他们眼前。

「这是什么?」郑轩拿起一个袋子,问道。

「步枪,还有一些弹药和手雷,视乎种类有不同的效果。」铁匠好心地解释了一番:「如果你想要这些的话,建议你顺道去找村长学一下制作弹药的魔法。」

「谢谢。」郑轩拎起袋子,把袋子别在腰间。

回头一看,其他人也选好了武器:伟哥选了一把看上去很重的剑;如花选了一把弓,还得到了一个装满箭矢的箭筒;眼镜拿了一枝简朴的法杖;而沐沐……

她拿着的是一个手炮,与她娇小的外型并不搭的武器。

「会不会很重?」郑轩有点好奇。

「还好啦。」沐沐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你要试试吗?」

郑轩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接过了她手中的武器。

靠!比我的书包还重!



虽然不知道沐沐为什么会想用那么重的武器,但是郑轩不得不承认,沐沐对于使用手炮实在是得心应手。看着她游刃有余地轰炸着路边的魔物,郑轩有种吶喊「这不科学」的冲动。

正当郑轩发呆之际,他突然感受到身后一阵寒意,本能地缩了缩头。

一枝箭矢从他的头上飞过。

「大姐你谋杀呀!」郑轩惨叫。

风花拨弄了一下他的长发:「失误而已。」

身为二十一世纪的普通人,大多都缺乏锻炼,要熟练使用这些武器实在有点为难大家了。眼镜的情况还好,拿着法杖照着魔法书上念咒语帮忙治疗就好,但是其他人就惨了,伟哥挥他的剑没挥多久就开始抱怨肩周炎发作,而风花的箭矢到现在为止还没射中过目标。

沐沐是外挂,不要提她。

「小心!」眼镜喊了一声,郑轩猛地回过神来,随手丢出一枚手雷。

Bingo!手雷准确地在魔物的额头中心炸开。

——郑轩丝毫没有任何身为「旁人眼中的外挂者」一员的自觉。



说回正题,他们休息一夜后,便离开了他们一开始落脚的村子。由于村民实在太过热情,为免再劳烦他们,眼镜提议早点起床出发,大家也同意了。他们现在的目标是附近最大的城市勇者城,听村长说当地有一个无所不知的大贤者。

前往勇者城的路程说远不远说长不长,但是中间没有其他村子或者驿站,也只好委屈一下他们当中唯一一个女生了。郑轩庆幸沐沐不像他班里某些有公主病的女同学,虽然路不好走、还要在野外扎营,也没有怎样抱怨过。

「我们今晚就在这儿休息吧。」眼镜确认了一下手上的地图,用探测魔法确认了附近没有危险的魔物后,就下了决定。

走了一天,大家都有点累,但是他们依然迅速地分配了工作:伟哥和眼镜负责收集食材,郑轩扎营,沐沐和风花煮食。

郑轩拿出事先在村里买下的帐篷套装,研究了一下组装方法,很快就完成了他的任务。

百无聊赖,就围观煮食的人了。

风花用箭充当发簪,把一头长发弄了起来,此时正在飞快地用菜刀分解着魔物的尸体。郑轩心想,早知如此,不如叫风花拿菜刀当武器不就行了……

绕过杀气腾腾的风花,郑轩找到坐在烤架前的沐沐,问道:「需要帮忙吗?」

「好呀。」沐沐也不扭捏,「不过你知道怎样烤吗?」

「我跟家里人每次去烤肉,他们都把烤肉推给我来烤。」郑轩把肉放上架子:「我倒是不想烤,但我哥只懂得如何烤焦。」

沐沐低下头,声音有种说不清楚的情感:「我跟你相反,哥哥烤得比我好多了。」

郑轩隐约感觉到自己说了什么禁语,不过身为十四岁的少年,技能点点最高的自然是装傻和卖萌。拿起叉子,麻利地叉起一块沐沐烤好的肉丢进嘴里:「好吃!不过好烫!」

沐沐掩着嘴笑了起来。郑轩心里松了一口气,装模作样地说:「这,这的确是鸡的味道,而且是最顶级的……这是多么庄严而华丽的甘甜,仿佛波涛汹涌席卷而来,却又缤纷无比,引人入胜的浓郁口感,我的血液,我好想能听到我体内血液奔腾的声音,既优雅且甘甜的独特滋味,真可谓是极品,这才是能给人带来幸福的百分之百的鸡——」

「这是野猪肉。」

「我知道,但是我们就领会一下精神,行不?」



大家饱餐一顿后,就让沐沐先去附近的湖洗澡了。三个大男人和一个小屁孩围在火堆前聊天兼互相监视。

毕竟沐沐真的很漂亮。

男人之间的话题来来去去都是那些,不过大家都有不要教坏小孩的自觉,话题也没有转向儿童不宜的方向去。

「风花,你用弓的时候,应该这样做……」眼镜拿起风花的弓,煞有介事地比划了起来:「我大学时期参加过射箭社,还是有点心得的。」

「伟哥,你的剑要这样拿,按你的握法早晚会得职业病。」风花拿起伟哥的剑,侃侃而谈:「我是物理治疗师,还是有点心得的。」

「眼镜,你的咒语要念得再有节奏感一点。」伟哥的话刚出口,就收到了同伴们「你真的是专业的吗」的可疑目光。伟哥挺起胸膛,坦荡荡地说道:「老子可是小区绕口令大赛的冠军!」

眼镜摘下眼镜,擦拭了起来:「话说,郑轩,你手雷丢得挺准的呀。怎练的?」

郑轩用树枝拨弄着柴堆的手停了下来,微微低下头,一脸深沉。

「其实,我爸是郑吒。」

「屁!」



晚上的守夜工作分为三个时段:第一个时段由郑轩和沐沐看守,第二个时段眼镜一个人来,第三个时段风花和伟哥一起负责。

在其他人心底,让一个女生参与守夜其实并不太合乎他们的绅士风度,但他们有一个无可否认的事实——沐沐的战斗力绝对在其他人之上。

最后商议的结果是沐沐和郑轩两个小孩子负责比较舒服的第一时段;眼镜自愿担下了最难捱的第二时段(按他的话来说,懂得探测魔法的他可以独自守夜,有危险时叫醒大家就好);风花和伟哥就接下最后一个时段。

其他人都打着呵欠回帐篷后,郑轩和沐沐在火堆前找了两块大木头坐了下来。

「你爸是郑吒?」沐沐率先开了口,眼神带着点促狭。

「我妈还楚轩呢!」郑轩有点无奈,没想到自己随口胡说居然被沐沐听到了,只好解释:「是因为垃圾桶啦。」

见她托起下巴、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郑轩继续说下去:「我书桌离房里的垃圾桶很远,要扔垃圾很麻烦,所以我都用丢的……你呢?」

沐沐眨了眨眼,说了一句奇怪的话:「我想成为一个出色的枪炮师,所以纸上谈兵的理论知道一点。」

枪炮师?有这种职业的吗?难道沐沐是想当军人或者特工吗?

「呃,我小时候立志当天文学家,觉得天天躺在草地上看星星什么也不用干,挺舒服的。后来才知道那不是天文学家的工作……」

时间的流逝在少年少女的欢声笑语中显得特别缓慢……



眼镜被风花拍醒的时候,那个似乎过于漫长的夜晚还没有结束。

眼镜戴上眼镜,揉着眼睛走出帐篷的时候,赫然发现伟哥倒在血泊中,早已没有了气息。

而他们的两个队友——郑轩和沐沐,却已经不知所踪。

TBC

评论(10)
热度(16)
© 四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