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同人用LOFTER。
腦洞精奇的渣寫手,畫風在逗比和正經間跳來跳去。主糧食向與BG文。
長期求糧食,歡迎勾搭,歡迎投喂。

【杜柔】春天

#校园PARO。
#全职BG深夜60分,关键词:春天。
#强行点题系列。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

孙翔回到寝室的时候,迎接他的是杜明充满感情的念诗声。

「他在念什么鬼?」孙翔一脸疑惑地问。作为工科男,孙翔一直都不太能理解文科狗的世界,即使这条狗是他的室友。

周泽楷望向窗外:「春天来了。」

「杜明的发情期也到了。」江波涛笑瞇瞇地补充(刀)道。



R大的男生宿舍有一个非常奇怪的设计。201室和202室是对门,两个房间跟203室、204室隔了一个楼梯口,所以以位置来说,201室和202室跟其他房间好像割裂了出来似的。

也因为这个原因,201室的周泽楷、江波涛、孙翔和杜明,202室的吕泊远、方明华、吴启和于念八个男生,成为了情同手足的损友。

很自然地,这两间房的男孩们都知道,杜明暗恋音乐系的唐柔。

去年的圣诞晚会,唐柔担任表演嘉宾,演奏了一首她自己写的钢琴曲。

修长美丽的手指在琴键上翻飞,弹奏出充满朝气和冲劲的音调。台上的女孩就像一团热烈的火,令人移不开双眼。

唐柔在R大是一个很有争议性的人物。

出众的才华和外表,固然是引起了不少关注,但是过分倔强和刚硬也让一些追求者却步。此外,有人发现唐柔出入大学乘坐的都是相当名贵的车子,联想到她的外表,马上就有了唐柔被富商包养的流言。

唐柔从来不解释。

自从真正见到唐柔的时候,杜明就坚信着,那些流言都是子虚乌有的。那个无时无刻都燃烧着的女孩,是一个耀眼得令其他人嫉妒的存在。

杜明恋爱了。

他开始出现在音乐系内每一个小型演奏会里,只为了听唐柔弹钢琴;得知唐柔有逢星期二四下午在玻璃琴房练琴的时候,他就守在琴房外的树荫下看着诗集;每次去食堂时都会东张西望一番,希望能够不小心地坐到唐柔旁边的桌子。

吴启说,杜明的行为与跟踪狂没有什么分别。

方明华说,喜欢的女孩要去追,不追就晚了。作为201室和202室之中唯一一只脱团狗,他在这类事情上很有话语权。

在这群损友的鼓动下,杜明并非没有采取过实际的行动。他写了一篇情诗,但是纠结了很久还是没有送给唐柔,反而拿去参加了校内一个新诗创作比赛,意外地拿了一等奖。

小明,你怂爆了。吕泊远无奈地叹气。



每个月一次的小型音乐会,惯例由唐柔的钢琴曲开始。

今次的钢琴曲是唐柔的最新创作,名为《春天》。琴声带着充沛的生命力,犹如看见繁花盛放的美景。杜明不懂音乐,但是他觉得那首曲是他听过唐柔的曲子里最好听的一首。唐柔过往的作品都是澎湃的,而今次这一首《春天》,却多了一丝细腻。

《春天》果然得到了极大的好评,据说校方打算推荐唐柔这首曲子参加国内的作曲比赛。

杜明听着录音,回想着他的女神坐在钢琴前弹奏的模样。

「杜明,出事了!」直到于念的声音把他拉回现实。



唐柔出事了。

音乐系的另一个高材生方婉君,指控唐柔窃取了她的曲谱,《春天》才是她的作品。她信誓旦旦地说,《春天》这首钢琴曲根本不是唐柔过往的风格,懂得音乐的人都应该发现到当中奇怪之处。她列出了一大堆细节,例如唐柔过去不会这样处理这一个转音,例如这是唐柔第一次作出使用降D大调的钢琴曲云云。而且她还让系内一个教授作证,自己早在三个月前已经开始创作这首乐曲。

这件事引起了轩然大波。校内的舆论压倒性地认为唐柔是个可耻的抄袭者。

江波涛问,你怎么看这件事?

杜明回答,我相信唐柔。

那么骄傲的女孩,绝对不会利用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来取得荣耀。



唐柔就如之前一样,对于传闻一概不作回应。

她无视掉其他人不善的目光,继续如常上课,如常练琴。即使她的寝室门外,贴满了痛斥抄袭狗的字条。

唯一一次她有反应,是因为有人往她身上泼水,弄湿了她的琴谱。唐柔毫不犹豫地掴了泼水者一巴,说:「请你尊重音乐。」

唐柔后来认认真真地把琴谱一页一页分离出来,重新抄写了一次。

此后,没有人再敢当面找唐柔麻烦。

她的寝室门外的纸条又多了一点。



杜明如常地守在玻璃琴房外,继续远远地看着唐柔。

感觉有一点点水珠滴落到他的脸上,杜明慌忙地站了起来。

下雨了。他没有带雨伞。

杜明鼓起勇气,敲了玻璃琴房的门。

琴声戛然而止,唐柔一抬头,只见到快要成为落汤鸡的杜明,马上示意地他进来避雨。

「谢谢。」杜明进了琴房,看着玻璃琴房外越来越大的雨:「我、我是中文系的杜明,你好!」

「音乐系,唐柔。」唐柔笑了笑,也落落大方地做了自我介绍,丝毫没有遮掩她身份的意思。

「我知道你。」杜明此时反而平静了下来:「你的音乐我很喜欢,尤其那首《春天》……」

唐柔望向他,似乎有点意外他会提起这首钢琴曲。

「我相信你的!这首曲一定是你自己写的!」杜明也发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说出自己的想法:「每一个人都有转变风格的时候呀,例如我自己写的诗一向比较狂放的,但是之前写了一首诗,也转换了风格,最后还拿了奖呢!」话刚出口,他又有点后悔了,他怎么会在唐柔面前自吹自擂呢?

「《燃烧的女孩》吗?」唐柔问道。

杜明没想到唐柔居然会听说过自己那首诗。

「看来这场雨一时三刻是停不了的,你用我的雨伞吧。」唐柔转移了话题。

「那你呢?」

「我在这儿再等一会就好。」唐柔不太在意地说。

杜明鼓起勇气开口道:「不如,我送你回去吧。」



唐柔的雨伞比较大,勉强能够同时遮住两个人。杜明比唐柔高一点,所以拿着雨伞的人是他。

他小心翼翼地不让唐柔淋湿,一路跟她走到了女生宿舍门口。

「雨伞你拿着吧。」唐柔走进女生宿舍前,对杜明说:「明天早上九点你有空吗?来音乐系的演讲厅,把雨伞还给我。」

杜明呆了呆,答了声「好」。

撑着唐柔的雨伞回到自己寝室时,杜明还是有着一种犹如在梦境里的美妙感觉。



第二天,杜明拿着唐柔的雨伞,准时来到了演讲厅。

但是,演讲厅似乎今天有特别的活动。

「我是唐柔小姐的代表律师喻文州,谨在此代表她响应近日对唐小姐的作品《春天》系疑似抄袭的指控——」一个男人站在演讲席上,对坐在台上的唐柔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春天》乃唐小姐的心血之作……」

投影屏幕上清清楚楚地列举出一项项比指控唐柔抄袭的更为确凿的证据:有唐柔的手稿,有她寄给国外著名音乐家的信件,甚至还有证明方婉君涉嫌跟证明《春天》为她原创的教授有不正当的关系……

「方婉君小姐的指控已经对唐柔小姐的名声作出极大的损害,我们已经寄出律师信,将循法律途径追讨赔偿……」

在场有很多记者,另外还有校方的代表、以及一些在音乐界举足轻重的大人物。今次的记者招待会,实实在在地证明了唐柔的清白。

面对记者们的追问,唐柔一概以「无可奉告」回应,把发言的工作都交给了喻文州。

杜明坐在演讲厅的最后一排,发自心底地为唐柔感到高兴。

之前见到一些自以为正义的人找唐柔麻烦的时候,他总会觉得有点心痛。即使如此,唐柔依旧没有受到流言蜚语影响,杜明就更加欣赏这个女孩了。

他很想声援唐柔,但是自己在这件事上什么都不是,又怎会有人理会他想说什么呢?

而现在,终于有人可以证明唐柔的清白了。

就像捱过严酷的冬天后,迎来了充满希望的春天一样。



记者招待会宣布结束,人也陆陆续续散去。

唐柔远远地看到了杜明,马上走了过去。

「恭喜你。」杜明说着,把雨伞递了过去:「谢谢你借我雨伞。」

唐柔接过雨伞,微笑道:「是我该谢谢你才对。」

那一天,她的室友陈果把校报递给她,说校内一个新诗创作比赛的一等奖作品,主角很有唐柔的感觉。

那首诗叫《燃烧的女孩》,描写着一个坚强而耀眼的女孩,唐柔还隐约感受到字里行间的爱意。

她并没有对诗中主角的身份有任何的联想,但是在写新曲子的时候,突然想起了那首诗——她莫名地觉得诗中那种热烈而浪漫的感觉很适合春天。

「所以,若不是你的诗,我也不会写得出《春天》。」

杜明想,也许这是冥冥中的缘份,让唐柔看到了这首写给她的情诗。

「其实,这首诗是想写给一个我暗恋的女孩的……」

他下定了决心。

「唐柔,我喜欢你,你可以做我女朋友吗?」


END

评论(17)
热度(92)
© 四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