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同人用LOFTER。
腦洞精奇的渣寫手,畫風在逗比和正經間跳來跳去。主糧食向與BG文。
長期求糧食,歡迎勾搭,歡迎投喂。

【韩戴】雷霆家的小姑娘

@随便君 点的的50粉点文:韩戴
#把自己之前码的3000多字推倒重写是如何的体验?
#第一次写韩队,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


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一直表现神勇的中国队成为了大热门。

为了隆重其事,今次荣耀官方决定在B市的微草体育馆以全息投影技术直播八强阶段及之后的赛事,令身在中国的荣耀爱好者也可以拥有犹如身在苏黎世现场的感受。

韩文清虽然拒绝了国家队的邀请,但是作为一个职业选手,绝不可能对世界舞台毫无兴趣。而且能够让队员见识世界级的水平,也是一次难得的经验。

林敬言和白言飞各自去了苏黎世,而秦牧云因为晕机、宋奇英因为父母不同意,所以都留在了国内。

虽然不能在苏黎世欣赏比赛,但在B市看全息投影直播也算是望梅止渴。韩文清就在八强战揭幕前一天,和秦牧云、宋奇英以及几个训练营学员到了B市。

跟独自坐高铁的秦牧云会合后,霸图一行人就前往微草体育馆附近的酒店。世邀赛的比赛都在苏黎世当地时间晚上八点开始,换算成北京时间是凌晨两点。由于要通宵的缘故,霸图队员吃了一点东西后,都各自回房小睡片刻。

凌晨一点,众人起床梳洗一番,就一同出发前往微草体育馆。虽然酒店离体育馆不远,但是为了选手的安全,霸图安排了车子让他们直接驶入微草体育馆的贵宾通道。

车子上的各位队员都相当兴奋。过去半个月他们自然没有错过世邀赛的每一场赛事,但是全息投影加上有大批现场观众,一定比在训练室看有气氛得多。

「队长,看职业选手群。」秦牧云突然开口道:「小戴似乎有麻烦了。」戴妍琦虽然比秦牧云早出道一年,不过秦牧云年纪比较大,所以也没有用前辈来称呼她。

韩文清打开QQ,略略扫了一下群组对话内容,然后开了口:「司机,先绕一下路。」



戴妍琦是一个苦逼的孩子。

北京的夏夜不算寒冷,现在也不是秋天,但是戴妍琦拖着行李站在北京街头的时候,还是自行脑补了一段BGM:「寒叶飘逸,洒满我的脸……」

今次世界邀请赛,雷霆上下都订了机票前往苏黎世,打算一起为队长加油。怎知道戴妍琦到了机场,才发现护照过期了。无奈之下,戴妍琦只好取消了机票,眼巴巴地看着队友们愉快地奔向苏黎世。

反正B市也会有全息投影直播,戴妍琦设法安慰了一下自己,在B市看和在苏黎世看没什么大分别,反而有官方送来的VIP门票在手,她在B市应该会更加舒服……

住宿问题,她找了自己高中时期一个现在在B市工作的闺蜜,打算借住一段日子。结果惨剧发生了,闺蜜临时工作有变,来不及赶回B市收留她。

倒霉的事情是会一个接一个来的。戴妍琦第一个反应是找酒店,但是酒店的房间早就被来自中国各地的荣耀粉丝占领了。结果她只能在职业群求救一下,希望有人可以帮忙。

等了一会,有人密了她。

大漠孤烟:位置。

鸾辂音尘:人间有情呀QAQ小女子跪谢韩文清大大!

报上位置不久后,霸图的车子就开来了。

韩文清下了车,帮戴妍琦把行李搬上了车。戴妍琦吁了一口气,说了声谢谢,就一屁股坐在车子第一排的空位——韩文清的旁边。

一众霸图队员看着戴妍琦悠闲的样子,心里不禁暗暗佩服起来。韩文清的气场强大,霸图大多数队员都不敢随随便便地坐在韩文清身旁。

这个雷霆家的小姑娘,心脏还真大呀。



车子开动,戴妍琦拿出手机,开始刷论坛,不时发出吃吃的怪笑声。

正在闭目养神的韩文清睁开眼,瞥了一眼坐在他身旁的少女。车子有点晃,实在不太能看清她在看什么。

韩文清开口道:「戴妍琦,字体调大一点,这样看对眼睛不好。」

「不要。」戴妍琦才发现韩文清在看她,连忙把手机扭了一点角度。如果韩文清发现了她在看什么的话,大概会抓狂的吧。

「听话。」韩文清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

「我又不是霸图的队员。」戴妍琦丝毫没被吓到,还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戴、妍、琦。」

戴妍琦开始使出装死战术:「今天天气真好,我什么都听不清楚……」

「别胡闹。」韩文清伸手,正想把戴妍琦的手机拿过来。触到戴妍琦的手那一剎那,他忽然觉得有点不妥,手劲也轻了下来,这样自然是抢不到什么手机的了。韩文清收回手,声音不自觉地柔和了下来:「乖,听话。」

戴妍琦被那一声「乖」震住了,马上把手机收了起来,然后乖乖地往窗外望去,假装看风景。



八强赛,C组第一名的中国队对阵D组第二名的德国队。

德国队的战术风格一向比较严谨,不过今次中国队派出来的团体赛阵容,很明显打乱了德国队的部署。

魔术师王杰希一个人已经够难预测的了,更何况中国队难预测的还有妖刀黄少天和猥琐流大师方锐。

今次的指挥是喻文州。蓝雨一向以包容性强闻名,喻文州在这场团体战的指挥也充分反映出了这一点——他切切实实地让队员放飞自我的同时,将那些毫无章法的攻击揉合成意外和谐的节奏。

德国队被逼将突破口定为场面上看似最为耿直的李轩身上——但是他们似乎不小心忘记了,猥琐是阵鬼的基本技能。

戴妍琦坐在观众席上,也不顾自己身处职业选手专用的VIP座位,像一个普通的观众一样挥舞着中国队的旗子,疯狂地欢呼喝彩。其他职业选手不知不觉间也被戴妍琦感染了,纷纷大喊着「中国队加油」。

中国队最后取得了毫无悬念的一场胜利,第六人楚云秀连出场的机会都没有,比赛就已经结束了。

「真的好精彩,你说是不是呀?」戴妍琦依然处于兴奋状态中,暂时还没能平静下来,此时望向韩文清的眼神也格外闪亮。

韩文清没有回话,一声不响地走开了。回来的时候,他手上多了一瓶水。

「喝点水,嗓子都哑了。」韩文清淡淡地说。

戴妍琦一脸感动地接过水瓶,扭开瓶盖,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喝了起来。

一直插不进来的秦牧云此时终于抓到了开口的时机:「对了小戴,你待会有地方住吗?」

戴妍琦差点被水呛到了。

……真是一个好问题,她都差点忘了。



幸运的是,今次来B市的霸图队员之中有一个妹子。这个妹子叫季澜,预定会在下赛季出道,并接手冷暗雷这个角色。

季澜住的酒店房间有一张足够两个人一起睡的大床,两个女生都是比较自来熟的性子,也没什么跟初相识的人同房的尴尬感。

各自梳洗了一下,聊了一会,就各自去睡觉了。

昨晚大家为了看比赛都熬了夜,韩文清也没有强求大家像平时那样早早起床,而是让他们一觉睡到中午。

韩文清作为两支B市战队微草和皇风的十年对手,对于B市哪儿有好吃的可说是半个专家了,带着霸图队员和戴妍琦坐车去了一间粥铺。

戴妍琦一边吃着粥一边刷QQ。首先跟闺蜜说她已经有人收留了,让她专心处理工作不用急着回来,然后打开了雷霆QQ群,绘声绘色地分享着昨天被拯救、顺利混入霸图的经历。

鬼魅才:小戴你还好吗?

鸾辂音尘:很顺利呀~韩文清大大人超级好超级温柔!带我去体育馆还让队员收留我!而且还会买水给我喝!

方学才放下手机,跟坐在他身旁的白言飞说:「言飞,小戴说你队长是一个温柔的好人。」

正在吃即食紫菜白言飞转过头,一脸呆滞。那条紫菜还悬在他的嘴唇上,显得格外滑稽。

我家队长被调包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李迅表示五期群专用表情包有新素材了。

另一边厢。

生灵灭:刚刚才知道小戴的事,这几天要麻烦你了。谢谢。这个小姑娘是雷霆的混世魔王,皮起来谁都管不了,而且还冒冒失失的……

大漠孤烟:没事。举手之劳。

韩文清回复完,又补上了一句。

大漠孤烟:麻烦称不上,混世魔王倒是事实。



吃饱喝足,戴妍琦突然想起一个问题。

「韩文清大大。」

「怎了?」

「我可以换个称呼吗?『韩文清大大』这个称呼太长了。」

「随便你。」话说他之前就没让她这样称呼他好吧?

戴妍琦歪着头,开始自言自语了起来:「『韩哥』太像黑社会大佬了,『清哥』好像有点娘,『清哥哥』是不是太亲密了?『文清』,好文艺呀不像你的作风……」

韩文清瞥了戴妍琦一眼,怎么她净是想一些奇奇怪怪的称呼?

戴妍琦想了一会,然后满意地点了点头:「想好了。」

嗯?

「老韩。」戴妍琦笑瞇瞇地说。

韩文清无言。

……算了,她喜欢就好。

「那老韩你应该怎样叫我呢?」戴妍琦的头伸了过来:「你平时都连名带姓地叫我,感觉好像学校里那些很凶的老师噢。」

迎着她闪亮亮的双眼,韩文清有点恍神了。他定下心神,平静地回答道:「随你喜欢。」

「那叫我『妍琦』好不好。」

好像太亲密了吧?韩文清皱眉。但是说好了随她喜欢,现在又突然不愿意也不恰当。

算了。

——韩文清自己倒是没有留意到,自从「收留」了戴妍琦之后,他「算了」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趁着八强到四强比赛之间的日子,韩文清借了酒店的会议室,和霸图队员进行八强战的复盘和即将开始的四强战分析。

韩文清虽然并非以战术见长的选手,但是凭借着丰富的经验和对中国队选手的了解,分析场上形势也是绰绰有余。

「这场德国队选择了李轩作为突破口,最后失败,这也导致了德国队这次失利。」韩文清说道:「所以,德国队应该以谁为突破口?」

霸图的队员开始小声讨论起来。

一把女声大声地回答:「喻文州!」

韩文清方才发现,戴妍琦已经不知不觉间混了进来。

宋奇英回头一看:「妍琦姐怎么会在这儿?」

「我一直都在这里呀。」戴妍琦眨着无辜的大眼睛。

「咦对喔,差点忘了你是雷霆的。」季澜一拍脑门。

「那老韩,我要出去吗?」戴妍琦眨眨眼,再眨眨眨,努力地卖萌。

「算了。」韩文清把话题拉回来:「为什么要选喻文州?」

「队长说的,手速慢的不欺负一下太浪费啦!」戴妍琦非常直率地卖了肖时钦。

「不止是手速问题。」韩文清补充道:「中国队集训到现在不到一个月,此前几乎没有合作过的经验,磨合还不完善。所以喻文州的角色非常重要……」

戴妍琦托着腮子,听着韩文清的分析,突然觉得韩文清很——

她在脑海中努力寻找着适合的词语。

很苏。

苏炸了。



四强赛事是中国队对战韩国队。韩国队本身实力并不弱,是冠军的大热门,对中国队而言并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选手。

经过漫长的战斗,中国队最后以微弱的优势取得了决赛的门票。

韩文清早就习惯了身边那个小姑娘的鬼哭神嚎了。年纪和性格注定了他不会像戴妍琦那样对着职业选手喊「方锐大大你帅呆了啦!」「沐沐姐我爱你!」,更何况人在苏黎世,根本不会听到这些表白。

比赛结束后,韩文清拿出早就预备好的棒棒糖塞住特别聒噪的小姑娘的嘴巴(这是肖时钦的建议),一行人往霸图的车子走去。

「韩队长!」

韩文清回头。说话的人他认得,是冯主席的助理,姓陈。

「可以拜托您一件事吗?」

「说。」韩文清向其他队员做了个手势,示意他们先在车上等着。

「是这样的,今次决赛将会是一场极高水平的比赛,为了能够让观众有更好的体验,我们希望能够邀请职业选手为我们即场解说。」陈助理的语气极为诚摰:「而这个人选,我们认为没有一个人比起霸图的十年队长更为适合的人选了——这个也是我个人的看法。」

在这十年里,联盟里的人来了又去,唯独韩文清一人,一如既往地为霸图和自己的荣耀而战。

「好。」韩文清同意了。

「谢谢您。」陈助理微微鞠了一躬:「当初得知您拒绝了国家队的邀请的时候,我是觉得很可惜的。但是正因如此,您才是韩文清吧。」

韩文清没有回话。要说他对那个最高舞台没有兴趣,那当然是假的,但是他从来不会后悔自己生命中做过的任何一个选择。

正当气氛有点诡异之际,有把女声打破了沉默:「那个……」

「请问你们的解说团队缺个打酱油的吗?」戴妍琦含着棒棒糖,以比「帅呆了的方锐大大」还要真诚的双眼望着两人。

韩文清转过身,问:「可以再带一个人吗?」

陈助理呆了呆,「哦,好……」

那个,戴妍琦什么时候跟韩队长那么熟了?



决赛之夜。

除了固定阵容的潘林和李艺博外,今次还邀请了韩文清作为解说,令一众荣耀粉丝热血沸腾起来。

即使不是霸图粉丝,也无法否认韩文清在职业圈的特殊地位。

韩文清走进直播间的时候,潘林和李艺博都站了起身表示欢迎。其中李艺博作为以前的霸图选手,此时的感受就更为深刻。

正当李艺博沉浸于与队长能够同场解说的欣喜之时,他突然发现韩文清身后多了一条小尾巴。

「雷霆的怎么会跟过来了?」潘林问道。

「不用在意。」韩文清拿出棒棒糖,吩咐道:「待会不要说话,会影响直播。」

戴妍琦试图卖萌混过,不过韩文清今次不打算让步,戴妍琦也知道是自己硬要赖上来的,只好蹲在墙角画圈圈了。

韩文清看了一眼假装委屈的戴妍琦,觉得好气又好笑。不过以他这一星期对她的了解,比赛一开始她就不会甘心窝在墙角的了。

「大家好,我是韩文清。」韩文清戴上耳机。过去他并没有做过类似的工作,但是解说跟复盘还是挺相似的,所以他很快就进入了状态。他的解说简练精准,水平比起潘林和李艺博高出不知道多少了。

正如韩文清所料,比赛一宣布开始,戴妍琦就迅速从墙角溜到直播间的大显示屏前。在直播间看比赛自然没有在场馆内看来得热闹,但是胜在大显示屏上会显示更多具体数据,方便解说引用。

「方锐上一场比赛消耗果然太大了,毕竟猥琐流是一种对精准度要求很高的打法……」

「黄少天的apm已经率先冲上了400……」

「赛场上现在重演了曾经的嘉世最经典的配合——炮飞矛……」

「张佳乐及时利用百花式打法掩护了喻文州……」

戴妍琦很紧张,但是心知直播间不能说话,只好坐在韩文清身旁,紧紧地抓住他的手臂。

最后的最后,炮火、剑影、鬼阵逐渐消散。

百花缭乱站在被各种攻击摧残过的赛场上,以极其帅气的姿势向天开了一枪。

此时此刻,他的确有耍帅的权利。

荣耀。

戴妍琦终于无法压抑住心里的狂喜,一下子扑到韩文清身上:「赢了……我们赢了……」

潘林是个聪明人,在戴妍琦扑到韩文清身上时及时关掉了麦克风。和李艺博交换了个眼神,他们两人悄然退出了直播间。

「真的太好了太好了……」戴妍琦虽然不是参赛选手,但是中国队里有自己的队长和相熟的朋友,能够见证他们收获职业生涯里最重要的一个冠军,实在是一种难以形容的感动。

韩文清心里也自然是很激动的,抱住戴妍琦的手也因此微微收紧。

每一个选手,都怀抱着一个冠军的梦。



决赛的第二天,戴妍琦的闺蜜终于完成工作回到B市了,两个好姊妹打算好好叙旧,并在B市玩个几天再走,韩文清则带着霸图队员回了Q市。

回到霸图后,韩文清继续过着他之前的日常生活训练营看看学员、准备安排新秀出道、参加俱乐部安排的商业活动……要说有什么改变的话,大概是要为从苏黎世归来的张新杰和张佳乐接风。

另外就是,一向不太用QQ的他,多了一个经常找他聊天的小姑娘。

戴妍琦不像身为队长的韩文清,她的夏休生活可说是多姿多彩。在B市疯玩了几天,她又跟闺蜜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临出发前还往霸图寄了一箱B市的特产过来。

戴妍琦的微博上满是她旅行的足迹,而她也习惯了把在旅行时遇到的有趣事情分享给韩文清。

韩文清的回复一般都很简短,但是戴妍琦知道他有认真地看完。

毕竟呀,老韩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嘛。



转眼赛季开始,职业选手都开始忙起来了。

而戴妍琦在QQ上找韩文清的次数,也渐渐减少了下来。

韩文清起初是有点不习惯,不过他也不是拘泥于这种事情的人,更何况今个赛季的霸图,目标很明确:冠军。

一次复盘结束后,霸图的门卫拿着一箱快递走了过来,说是有人寄给韩文清的。

韩文清打开箱子,里面满满的是零食。

他拿起箱子里的一张字条,让张新杰把零食分给队员。

字条上的字迹他认得。毕竟曾经有一个星期的朝夕相对,韩文清不会对戴妍琦的字迹没有印象。

「老韩:最近忙得要死人啦,所以特别寄来一箱零食赔罪!因为祝你加油会对雷霆不好,所以就只好祝你身体健康了,嗯嗯。妍琦上」

过了几天,韩文清趁着休息天买了一些戴妍琦喜欢的零食,寄了出去。



互相寄零食的神奇互动一直延续到了春节。

戴妍琦趴在书桌上,脚边是一箱零食,心里非常挣扎。

春节对于她并不是一个意义重大的节日,但紧接春节之后的……是情人节。

好啦好啦,戴妍琦招了,她是喜欢韩文清——喜欢他的温柔,喜欢他的坚毅,喜欢他各种各样的东西,喜欢他整个人。但是要攻略韩文清实在太难了啦,到现在她还不知道韩文清对她到底是什么想法。

拿起纸,写了一句「老韩,我喜欢你」,总觉得不够庄重,揉得一团丢到了一边。

纠结了一番,最后决定还是先拖着好了,封起装零食的箱子,然后拜托副队长帮她寄去霸图。

过了几天。

戴妍琦拿起纸,想再试试写情书的时候,突然想起了那个被她丢在一边的纸团。

纸团不见了。



韩文清家在Q市,所以即使是春节假期,他也把不少时间花在霸图身上。

霸图上下隐约知道,韩文清离退役不远了,不少人都主动留了下来加训,希望能够以一个冠军来送别这位他们最尊敬的队长。

韩文清就是在这个时候收到了来自W市的快递。

打开箱子,正如意料之内是一箱零食。

还有一个纸团。

戴妍琦的纸条一向都是折叠得好好的,把纸草草揉成一团还是第一次见到。

于是,韩文清马上打开了纸团。

上面是少女有点凌乱的字迹:老韩,我喜欢你。



韩文清没有即时回应戴妍琦这个告白——事实上这个也不太像是表白。

他一向行事雷厉风行,但是今次他总觉得,这是一件值得他好好想清楚的事。

韩文清自十八岁起,就将全部精力花在霸图身上,至今一直没有恋爱经验。此时他也有点分不清楚自己对戴妍琦的感情了。

另一边厢。

戴妍琦发现纸团不见了之后,把房间来来回回翻了几次。

没有。

啊啊啊啊啊我蠢死了啦。没刷完好感度就不小心表白了,会不会BE呀……

韩文清这几天都没有什么表示。戴妍琦有点坐不住了,抱着「要死就死吧大不了失恋一场」的心态,坐上了前往Q市的飞机。

说不定,老韩太忙了,还没来得及打开箱子呢?



韩文清走出训练室,打算去茶水间倒杯水的时候,遇上了匆匆赶来的戴妍琦。

门卫也有看荣耀,想必是他直接放戴妍琦进来的吧。

想起那个告白的纸团,韩文清凝视着这个雷霆家的小姑娘。

她似乎是一路小跑过来的,俏脸微红,还喘着气。

「那个……纸团,你看到了没有?」戴妍琦一开口就后悔了,万一韩文清还没看到纸团,她要怎么搪塞过去呀?

「看到了。」韩文清此时却是有了个明确的答案。

在韩文清再一次见到戴妍琦的时候,他突然很想牵着她的手,一直走下去。

「妍琦,我也喜欢你。」



韩文清牵着戴妍琦的手经过训练室门口的时候,季澜彷佛看到训练室内飘过一堆「卧槽,他们什么时候搞在一起的」的弹幕。

男人和女人的分别,就是男人(李迅除外)往往缺乏了一双发掘奸情的双眼。季澜高贵冷艳地想。

搞定训练程序,季澜活动了一下手指,打开了朋友圈里有人转载的一个小动画。

一只小猫趴在一只狮子身上,正在欢快地挠着牠的背部。

狮子似乎不太高兴,试图甩掉那只小猫。小猫也是百折不挠的性子,一直坚决地赖在狮子身上。

最后狮子软化了,趴了下来,任小猫在牠身上闹腾。

小猫玩累了,舒舒服服地在狮子的背上蜷成一团。

狮子的眼神好像也温柔了起来,慢慢、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END

===

后记

删了3000字重写又写了7000字,实际上写了10000字的,你看我多辛苦呀。快点留评论找我聊天。

记得之前跟随便君在阿虚太太那篇韩戴讨论过韩戴的萌点,所以在称呼问题上也跟了那篇文让小戴喊他「老韩」了。毕竟这个称呼真的很带感。

把秦牧云和宋奇英留在了国内,结果才发现宋奇英没有什么戏份(被踢飞)

对了我写白言飞的表情是有原型的,是香港一个很有名的改图,因为内含脏话我就只截了表情了。



50粉点文正式还完,只能说这个果然是五期专场呀,三篇五期中心一篇也有五期出场……

评论(42)
热度(223)
© 四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