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同人用LOFTER。
腦洞精奇的渣寫手,畫風在逗比和正經間跳來跳去。主糧食向與BG文。
長期求糧食,歡迎勾搭,歡迎投喂。

【方学才中心】平凡

@怜中戏喻 点的的50粉点文:方学才原著向无cp
#私设:雷霆牧師回云前任操作者傅文杰,第二赛季出道。

从小到大,方学才就是一个存在感很低的人。

他不算高也不算矮,身高比上不足比下有余;长相不帅气,但也未至于丑;成绩不在顶尖,但也不是垫底的一群;算不上乖学生,却又未坏到需要被老师叫去聊人生的程度。每次老师看到他的名字,都要认真想三秒才想起他是谁。

方学才倒是已经习惯了这种当透明人的生活,比如上课的时候发呆也不担心被老师叫起来答问题,比如班里有什么麻烦事也不会有人坑他去做,比如同学闹起来的时候可以安安心心当个观众。

初三毕业之后,方学才为了养家,当上了一个电器维修工人。在网上登了联络资料,生意算是过得去。

平凡的方学才,就这样过着平凡人般的生活。



这是一个炎热的夏天。

方学才转了三次车,走了二十分钟的路,才来到传说中的雷霆俱乐部。

雷霆俱乐部虽然是职业战队,但战队是出了名的穷,训练室的空调在服务了战队三年后,就开始时好时坏。W市的夏天实在是非一般的热,没了空调跟叫队员去死没有分别。

雷霆内定的未来队长肖时钦打开了空调维修的格价网,顺着最便宜的一个个打过去。结果大多数听了地段就拒绝了,只有方学才答应了下来。

荣耀的职业联赛他早就有所耳闻,毕竟是同城战队,即使不玩荣耀的方学才也知道这个战队。闻名不如见面,雷霆俱乐部的大楼还是挺——方学才斟酌了一下字眼——朴素的。

「你好,请问是来维修空调的吗?」雷霆的一个小队员迎接了他。



方学才走进训练室的时候,雷霆的队员正在汗流浃背地进行着手速练习。他也不多言,拿出工具就开始干活。方学才修冷气的技术实在没话说,手又快又稳,很快就换好了有问题的部件。

空调重新开动,方学才摘下手套,顺便简单科普了一下保养空调的方法。余光看到雷霆队员们的训练画面,不由得多了几分羡慕。

当上电器维修工人后,方学才就很少打游戏了,时间对他来说就是金钱。但毕竟还是一个十多岁的少年,说对游戏没有兴趣是骗人的——他在学生时代也玩过不少网游,而且技术不俗。

「要玩一会吗?」雷霆的牧师选手傅文杰似乎察觉到方学才的想法。方学才正想拒绝,傅文杰就抛出了一个他无法拒绝的条件:「我可以开车送你回去。」

「我没有账号卡……」方学才有点不好意思,但是雷霆的地段确实是比较偏僻,他过来也花了不少周折,坐傅文杰的车的确是最方便和经济的选择。

肖时钦适时递来一张账号卡:「你拿这个试试?刺客应该很适合你。」

方学才不知道为什么他适合刺客,但是专业人士的判断大概是没错的,于是接过账号卡,熟悉了一下操作,然后跟雷霆的各位打了几场。他没有玩过荣耀,不过游戏总是有玩过的,而网络游戏或多或少都有点共通之处,荣耀也不算很难上手的游戏。

打了几场都落败了,这一点也在方学才意料之内,如果他这种半吊子能赢的话,这些人就不会成为职业选手了。

虽然落败了,不过能够亲身体会到职业选手的水平,方学才也心满意足,把账号卡还回去,便拿起工具箱坐上了傅文杰的车子。



傅文杰让方学才打几场荣耀、还开车送他回去,一开始只是单纯想照顾一下他而已。这个少年修空调技术好,做事细心,收费也不会狮子大开口。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心性,实在很难得。

没想到会发现到意外的惊喜。

把方学才送回家后,傅文杰就马上赶回雷霆,把刚才对战的录像找了出来。

「你看,这个操作……手速不错,而且操作也很稳。」傅文杰认真地指出了录像中几个时点,分析了起来。

肖时钦也被方学才刚才的表现吸引了。作为先前没有玩过荣耀的人,能够跟职业选手缠斗一会,实在是令人难以忽视。

翻找出刚才方学才留下的资料,看到名片上的名字时,肖时钦不禁笑了起来。

刚才肖时钦给他的账号卡是俱乐部练出来的闲置角色,一个名叫「鬼魅才」的刺客角色——就好像天生要让他来接手这个角色似的。

雷霆没有一开始就邀请方学才加入训练营。职业选手在很多人眼中还是一种不务正业的工作,而且职业选手的收入也不算稳定,对于方学才来说未必有吸引力。

于是,雷霆落实了一个计划。



由那天开始,方学才就多了一个熟客。

雷霆俱乐部的电器时好时坏,每当电器出事的时候,雷霆都会打电话请他过来。每次修完电器后,方学才都会应雷霆邀请拿那个叫「鬼魅才」的刺客玩几盘,再由傅文杰开车送他回去。

这一天,方学才又来到了雷霆俱乐部。今次倒不是电器坏掉,而是雷霆为了防止电器再有问题,请他过来检查电器的。

「小方,可以帮个忙吗?」傅文杰突然走了过来,一脸凝重地说。

方学才随傅文杰来到训练室,才知道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职业战队早期的收入有限,一些战队经常要偷偷靠打非正式比赛赚取奖金作为补贴,经济状况不算太好的雷霆也不例外。

今天是雷霆参加的一个在线比赛的决赛。但是雷霆某个预定参加的女队员,却因为「一些女性每个月都会面对的痛苦」而无法作赛。

「可以帮忙顶替一下吗?我们现在不够人数。」此时正值夏休期,战队训练并不是必须,留守雷霆的正式队员也没几个。而今天正好是训练营队员的例行休息日,可以借的人一个都没有。

方学才犹豫了。他对荣耀的了解也仅限于过去几次与雷霆队员的切磋,让他来顶替真的没问题吗?

「你放心,今次的对手不是职业战队。」肖时钦游说道:「即使在你那儿丢了分,我们也有把分数追回来的自信。丢分也总比因为人数不足而被取消资格的好。」

方学才答应了。

肖时钦马上安排关于选手临时更替的申请,而方学才就从肖时钦那儿拿到「鬼魅才」的账号卡,刷卡进入,稍微活动了一下手指。

除了他之外,其他职业选手都是用马甲号出赛。虽然职业战队参加非正式比赛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事实,甚至是一些非正式比赛的卖点,不过拿职业角色去跟普通玩家打,也难免有欺负其他人的嫌疑。

方学才被安排在个人赛第二轮出赛,对手是一个柔道。雷霆本身也有一名柔道选手,因此他对柔道的打法也有一定认识。

鬼魅才借着地形灵活地跟对手周旋着。以前方学才切磋的对象都是职业选手,此时欺负起普通玩家格外顺手。

画面上出现「荣耀」的时候,他还是有点脑子转不过来——对手这么好对付?

团体赛没有他出场的必要,方学才坐在一边,观赏着雷霆战队的团体赛。

雷霆并没有因为对手实力不如人而放松起来。即使是以大欺小,认真作赛也是对对手的一种尊重。

频道上是肖时钦发出来密密麻麻的指挥,内容简单精准,即使是半个外行人的方学才也能够理解——像机械般精细的布局。

雷霆最后自然是胜出了比赛。

临走前,肖时钦叫住了方学才,递来几张钞票。

方学才正想拒绝,但是肖时钦说服了他:「这是我们赢了这一个比赛给选手的分红,大家都有一份,你在决赛帮了个大忙,这是你应得的。」

接过那一笔钱,方学才突然生起了一个奇怪的想法:「当职业选手,好像比维修工人赚的钱还要多?」

自此之后,方学才除了维修电器外,还多了一项外快:帮雷霆打比赛。

当雷霆队员因事无法参加比赛的时候,雷霆就会顺便请方学才代他们出战。肖时钦还以职业分配为由,间中让他去出战团体赛。

就这样,这个夏天不知不觉间迎来了结束。



第四赛季开始了。

肖时钦正式出道,并接下了队长的位置和生灵灭这张账号卡。

职业联赛踏入第四年,随着联盟放宽了对选手的年龄限制,大量极具潜质的新人涌现,后来大家都将这一代选手称之为「黄金一代」。

方学才间中还会来雷霆修理电器,但是雷霆的选手都非常忙,也没办法跟他切磋一下了。

雷霆也暂停让选手参加非正式比赛,毕竟他们不能把时间和精力花费在这些地方上,而且让选手拿对付普通玩家的状态去应付职业联赛,对雷霆也只会弊多于利。

方学才有点不习惯。

两个月前,他在机缘巧合间接触到荣耀,并有幸跟一些远超普通玩家水平的职业选手们打荣耀。冒着酷热的天气来到雷霆打几场荣耀,似乎已经成为了他生活的一部分。借鬼魅才这张卡去竞技场打了几场,只觉得不如之前跟雷霆打的那么痛快。在团体战凭实力强行以一敌几的时候,更是没有来头地想起肖时钦在频道上精细的指挥。

犹豫很久,最后下了决心。

跟肖时钦他们提出加入训练营的请求时,方学才是有点忐忑的。但是雷霆上下的反应,却是出乎他意料之外。

「当然没问题了。」肖时钦微笑:「不然我们怎会让你跟我们了一个夏天的比赛?」



第五赛季,方学才正式出道。

不知道是否受到上赛季决赛季冷的表现影响,这个赛季出道的刺客特别多,方学才只是一堆刺客中不算突出的一个。

在同期的周泽楷以绝对的实力和外貌吸引众人眼球的时候,方学才显得特别没有存在感。

场上的鬼魅才甚少有致命的失误,捱过新手墙的过程也特别平凡。也不是没有出色发挥的时候,但是毕竟雷霆有战术大师肖时钦坐镇,再好的表现也显得含金量不足。

但是方学才很满意这个状态。

在他正式接手那个曾经陪伴了他一个夏天的账号卡时,方学才问了肖时钦一个问题:「为什么当初会建议我玩刺客?」

「能够自然地融入一个环境之中,这个是对一名刺客来说难能可贵的天赋。」那是肖时钦的答案。

存在感低又如何?在无人看守的情况下秒杀对方牧师的时候,方学才衷心感谢自己一直以来的不起眼。

实在不能更好了。



第七赛季,随着雷霆队务日益繁重,雷霆方面决定提拔一个队员作为副队长,减轻肖时钦的工作量。

肖时钦提出让队员们投票选出副队长的建议,大家纷纷附和。

拿起纸笔,方学才却是对副队长由谁来当没什么特别想法。思前想后,写了资历最深的傅文杰的名字。

肖时钦收回纸片,一张一张地在大家面前摊开。方学才看到纸条上的名字,脑子一片空白。

除了自己那张纸片外,其他人一致地写了「方学才」。

「为什么是我……?」方学才相当惊讶。

「你对雷霆很大贡献呀。」程泰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每次战队的电器坏了都是你修的,战队要添置电器都要你来给点专业意见,累积下来帮战队省了不少开支吧?」

「同上。」「同上。」「同上。」其他人齐声附和道。

「同上。」傅文杰拿起那张不合群的字条,温和地笑了:「我都没几年就退役了,未来还是交给你们这些年轻人吧。」

「相信我。」肖时钦拍了拍方学才的肩膀:「你会是雷霆最好的副队长。」

副队长的职责是什么?方学才并不清楚。

同期是有几个当副队长的,行事作风都不甚相同。吴羽策是不着痕迹地维护同职业的队长的地位,刘皓是天天代万年不出现的叶秋跟媒体打交道,方锐则是整天嘻嘻哈哈似乎从来没干正事。

肖时钦说他帮了很大的忙。

方学才一边把训练营的分析报告发给肖时钦,一边想。

明明我只是做一些小事而已。



第九赛季,雷霆失去了肖时钦,交换过来的是刘皓和贺铭。

刘皓跟方学才是同期,两人关系算是不错。只是方学才总是有种刘皓不会在这儿待很久的感觉,即使那人不久后被委任为雷霆新队长。

到底肖时钦在雷霆,留下了太多痕迹。一直在叶秋阴影下的刘皓,断不会甘心待在另一个人的阴影下。作为一个队长,刘皓相当尽责,但是那是出于职业选手的专业精神,并非出于对雷霆的爱。

方学才没法怪责刘皓。他隐隐觉得那场交换转会并非出于刘皓的自愿,更何况对战队的感情向来就不是说培养就能培养出来的东西。

深夜整理完联赛复盘资料后,方学才走出房间,开始例行的查房。

敲了两下戴妍琦的房门,隐约听到慌忙熄灯的声音。

「小戴,早点休息。」女队员的房间他不方便进,只好在门外提醒一句就算了。

接下来是程泰的房间。程泰还没睡,一手拿着咖啡杯,一手翻着厚厚的书本。

方学才一进来,程泰就开了口:「副队你想让小戴乖乖睡觉的话,把Wi-Fi关掉就好。」因为地段问题,雷霆的行动数据接收一向不太好,雷霆上下都靠着Wi-Fi维生。

「阿泰你真是的,看来你过几年就能抢走队长战术大师……」方学才话一出口,就发现自己口误了。

程泰除下只有看书时才会戴的眼镜,拿眼镜布细细地擦着,岔开了话题:「你知道为什么当初大家会选你做副队长?」

方学才没有回答,两年前他也问过这个问题,只是被大家用「懂得修理电器帮战队省钱」的理由搪塞了过去。

「因为你对雷霆的爱最纯粹,即使它只是一个地段偏远、万年没钱、老板抠门、冠军绝缘体、三天两头坏电器的战队。」程泰合上书本:「晚安,副队长。」

方学才走进刘皓的房间时,刘皓正在吹着头发,似乎要准备睡觉了。

「在想什么吗?」刘皓望了一眼若有所思的方学才。

方学才把程泰的话转述了给刘皓。

刘皓转过身,把风筒从插座里拔了出来,卷起电线,放进柜子里。

「他说得没错。」刘皓背向方学才,说道:「你真是个令人羡慕的家伙呀。」



方学才爱着雷霆这个战队。

他是一个平凡的人,向来没有什么很大的理想,只望赚的钱足够糊口,身边的人平平安安。他深知能力越大的人身负的责任就越大,所以有着自知之明的他,比谁都要勤勤勉勉地做着一个小齿轮。

他尽力打好每一场比赛,做好每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也不会跟其他人计较得与失。

他是刺客鬼魅才,赛场上行踪鬼魅,在对手疏忽之际果断出手,出其不意地收割生命;赛场下他是沉默不起眼的透明人,经常有人会忘记他身为雷霆副队长的事实。

那又如何?在队友的心目中,他的存在感一点都不低。

方学才是他们雷霆最好的副队长。


END

===

后记

一开始要写方学才的时候,第一个浮现在我脑海里的问题是:雷霆的副队长需要什么特质?然后我冒出了一个很魔性的回答:很会修电器,因为雷霆没钱。上网查了一下,W市的夏天居然有42度,我就坚定地相信,方学才真是雷霆不可或缺的存在!

好了,为什么这个魔性的脑洞会演变成那么正经的一篇文?不知道……

话说上一篇的张家兴本来也想走搞笑向,类似情景就是张家兴怀疑雷霆主楼会不会倒的问题,程泰正经八百地说W市低机率发生强烈地震,大楼会倒的机率很低。

然而那篇最后也写成了正经向……呃。

另外,雷霆俱乐部会在一个地段偏远的破楼里,我自己脑洞了一个小故事:雷霆老板是一个机会主义者,看好那个地段的前景,于是买了那栋大楼下来顺便当雷霆的大楼。后来大约是第十赛季尾吧,有条高速公路要经那儿,老板从中赚了一笔,然后雷霆终于有新大楼了。可喜可贺。

又:恭喜白言飞那篇成为我第二篇热度破百的文(第一篇是黑喻队的)。能够写出一个这么可爱的飞儿,实在太好了。

评论(40)
热度(184)
© 四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