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同人用LOFTER。
腦洞精奇的渣寫手,畫風在逗比和正經間跳來跳去。主糧食向與BG文。
長期求糧食,歡迎勾搭,歡迎投喂。

【张家兴中心】残影

@楓草鈴瓔 点的50粉点文:张家兴相关。
#一开始写得最艰难的一篇,结果比剩下两篇还要快写完。灵感君就是这么任性。
#私设张家兴第五赛季出道。

张家兴坐在前往雷霆俱乐部的车子上,心里五味杂陈。

他曾经是二百多个职业选手里最幸运的一群,出身于豪门嘉世,持有的角色织影也是联盟中数一数二强的治疗。

张家兴没有设想过会离开嘉世,还是以嘉世倒台的方式离开。那怕是出局打挑战赛的时候,他也相信嘉世会回归职业联赛。

然而,嘉世就这样倒了,被前队长叶秋——现在应该叫叶修了——带领的那队看似不入流的队伍打败了。

为什么故事会变成这样呢?

张家兴看着车窗外风景飞掠而过的残影,怅然若失。



张家兴进入嘉世训练营的时候,正是嘉世的巅峰时期。这是一支强大得不可思议的战队,那怕是微草的魔术师和百花的繁花血景,都无法憾动嘉世的霸主地位。

他作为预备队员观看嘉世对霸图的总决赛时,心里不曾想过嘉世在这个舞台上会输给任何人。

讽刺的是,嘉世真的输了。一个舍命一击,终结了嘉世的王朝。

赛后的记者招待会上,嘉世宣布牧师退役,由张家兴来接手织影。迎着记者一个又一个尖锐的问题,张家兴脑海一片空白。

「嘉世今次输了,下次却不一定。」另一个即将出道的魔剑士选手刘皓拿过麦克风,坚定地回答:「希望大家继续支持我们。谢谢。」

张家兴感激地望了刘皓一眼。然后目光忍不住落到刘皓旁边那个空荡荡的位置。

虽然叶秋从来不出现在任何记者招待会上,但出于对队长的尊重,嘉世的记者招待会一直都有为叶秋预留位置。

一年后,曾经帮他解过围的同期刘皓当上了副队长。那个属于叶秋的位置,却依然空荡荡的,显得特别刺眼。



嘉世第一次折戟于总决赛,彷佛是跟所有人宣告着:强大如嘉世,也并非无法战胜。

自从那年开始,嘉世再也没有登上总决赛的赛场。从前嘉世和叶秋的手下败将们,却渐渐焕发出令人无法忽视的光彩,在最高的舞台争夺着冠军宝座。

第六赛季季后赛,嘉世被风头正劲的蓝雨击败,八强止步。这是嘉世历年来最差的季后赛成绩。

作为嘉世的治疗,张家兴自然要出席赛后的记者会。从前的嘉世有多风光,现时面对记者的人就要承受多大的压力。

张家兴坐在副队长刘皓的旁边,不停闪烁着的闪光灯令他眼睛有点灼痛。他眨了眨眼,努力把生理性的泪水逼回去。

「嘉世下赛季会卷土重来。」刘皓的话落在张家兴耳中显得格外苍白无力,但是除了这些冠冕堂皇的解释外,他们还能说什么?

漫长的记者招待会终于结束。张家兴站起身,缓缓地把椅子推回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嘉世的记者招待会上已经没有再为叶秋留过位置了。



回到俱乐部,张家兴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走出房门,不知不觉间来到了训练室。

训练室只开了一盏灯,叶秋在暗处默默地抽着烟。

「队长。」张家兴打了个招呼,坐在一台电脑前,却没有开机。

「张家兴。」叶秋的声音很平静:「你记得我跟你说过什么吗?杀手意识太浓的治疗,不会是一个好治疗。」

这句话,张家兴听过很多很多次。

「算了,现在也不是说这个的时机。」叶秋摁灭了烟,站了起身:「复盘的时候再说吧。」

张家兴忍不住开了口:「队长,你不说说别的吗?」

「相比一些场面话,我宁愿说有用的真话。」灯光照不到叶秋的脸,张家兴不知道叶秋此时是什么表情。

可是队长,有些时候,我们更想听到一些场面话呀。张了张口,最后还是没有说话。

凝视着叶秋离开后的位置,张家兴突然觉得这个夏夜特别寒冷。



第八赛季常规赛的最后一场,以烟雨9:1击败嘉世作结。

嘉世曾经以为甩掉叶秋这个状态下滑的包袱后,会令队伍有更好的将来。然而这一年的嘉世,却事与愿违地一步步走到死路。

张家兴的手指还停留在键盘上,心里是满满的无力感。不知道这种感觉伴随了他多久了——作为队伍的治疗,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队友的攻击一次又一次地止于对手周密的防守。他恨不得自己可以站在最前面,和他们一起输出,而不是躲在队友的重重保护之后,见证着王朝的陨落而无能为力。

「待会我们都不用出席记者招待会。」刘皓走了过来:「公关部那边会处理。」

让公关部来处理也好,总比自己直面媒体的责难来得轻松。

张家兴低声问道:「嘉世以后会怎样呢……」

刘皓把目光从电脑屏幕上的灰白画面上移开,一向对外形象温文尔雅的他罕有地爆了一句脏话:「妈的。」

嘉世出局。

即使早有预期,但是当这件事真的发生了的时候,张家兴却始终有点难过。



后来刘皓离开了嘉世,交换转会到嘉世的是肖时钦。

嘉世展示了一张非常美丽的未来蓝图,试图向所有人证明嘉世即使沦落到挑战赛,也拥有令人望尘莫及的实力。

张家兴留了下来。不是没有战队向他抛出橄榄枝,但是毕竟他在嘉世待了那么多年,而且嘉世也表现出极大的决心,未有打算在此沉沦。

肖时钦不负战术大师之名,在各方面都把嘉世打理得井井有条,很快就跟队友们打好了关系。

然而嘉世依然笼罩着令人不安的阴影——叶秋在离开嘉世之后,在网游中挖掘到一些实力不错的新人,还组了个战队去挑战赛。这队叫「兴欣」的战队居然还在在线赛阶段淘汰了无极战队,俨然是这次挑战赛的一匹黑马。

兴欣甚至开始打起新副本纪录奖励的主意,由叶秋带队的十人团反反复复地刷新着副本纪录,把大把大把的75等橙装收入怀里。嘉世很快就采取了措施,甚至动用了战队角色,却无法超越兴欣创出的纪录。

虽然肖时钦以「我们已经令兴欣无法通过反复刷纪录而获取大量75等橙装」为由宽慰了大家,但是在那一晚,张家兴还是没有睡着。

不知道是第几个失眠的夜晚了。张家兴如此想着,走进了训练室。

训练室有人。

张家兴恍惚间把这个人看成那个夏夜独自在训练室吞云吐雾的叶秋,但是这个人明显没有在抽烟。

「肖副队。」张家兴向正在看着视频的肖时钦打了个招呼。走近一点,看清了视频的内容,全身的血液有如被冰结了一般。

第八赛季,风雨飘摇的嘉世,噩梦般的一个赛季。

肖时钦按下暂停,喃喃自语:「我应该早就发现到的了……」

发现到什么?

「叶秋是嘉世的过去,我们的脚步不应该因为叶秋而停滞下来。」肖时钦叹了一口气:「我们要重视叶秋,是因为他是我们的对手,而不是因为叶秋曾经是嘉世的队长。大家都是职业选手,选手变动并不罕见,用职业态度看待就好。」

张家兴苦笑。他突然想起叶秋以前常常这样说:「你们是职业选手,拿出你们的职业态度。别整天想着无关紧要的事。」即使是嘉世和自己面临各种各样的质疑和指责,叶秋依然坚定不移地追逐着他的荣耀。

「叶秋曾经是我们每一个嘉世人心目中的神。」张家兴开口道。

是呀。张家兴突然明白到,自己之前会怨恨叶秋的原因。正因为视叶秋为神一般的存在,所以对他有很多很多期望,期望他带领队伍战无不胜,期望他能在队伍备受质疑的时候挺身而出,但是这些期望却落空了——我们错了吗?

肖时钦的声音适时把他的思绪拉回来:「家兴,一叶之秋现在的操作者是孙队,不是叶秋。」

叶秋不在嘉世的未来,孙翔才是那个要肩负起嘉世的人。

嘉世与叶秋的恩怨,早该在一年前就告一段落了。



肖时钦的努力起了作用,俱乐部把限制兴欣发展的任务交给了公会部门,专心强化角色的实力和团队的默契。张家兴打自心底感激着肖时钦,他对嘉世可说是尽心尽力,连一向不太把人放在眼内的孙翔也愿意听从他的指挥。

圣诞活动开始了。

今次活动奖励丰厚,加上嘉世在挑战赛也没有遇上太大的压力,因此嘉世今次可说是精锐尽出。若能在这次活动中争取一个足够好的名次,粉丝对嘉世也有更大的信心。

各自拿了张账号卡,大家在茫茫白雪中开始分头收集袜子。

没想到的是,居然会在活动中碰上叶秋。

「是叶秋!」申建的角色被叶秋的马甲依诺炸飞时,飞快地在频道里打了一句。

同时对付叶秋组合和双枪组合,嘉世陷入了一个很麻烦的局面,现时袜子数不如叶秋和他的流氓拍档。手上并无袜子的双枪组合也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自己没有胜算,开始对各种搞局行为乐之不疲,张家兴不禁有点烦躁起来。

「没完没了了你们!」张家兴的手在键盘上一甩:「真以为我们两个人就奈何不了你们了吗?」想起嘉世这一年的景况,各种媒体的冷嘲热讽,现在连普通玩家也不把嘉世放在眼里了吗?

双枪组合没有回话,只是继续疯狂地攻击他和肖时钦。肖时钦马上冲前,试图打散二人的配合。谁不低头随即掉转枪头把火力对准了张家兴的牧师,让莫敢回手专心对付肖时钦。

张家兴扬起法杖,急切地想解决谁不低头后去支援肖时钦:「看来我不得不让你见识一下牧师的战斗力了!」

视角疯狂抖动,他方才发现自己被偷袭了。起初他不知道是谁是偷袭者,但是下一秒他就知道了答案。

「治疗可以有杀手的意识,但是杀手意识太浓的治疗,不会是一个好治疗。」

张家兴对这句话可说是熟悉得不能更熟悉。此时听到这句话,情不自禁地回过头,真人回头那种。

没有,他身后没有那个叼着烟的身影。

「家兴,稳住。」肖时钦察觉到张家兴的动摇,大声地喊道。

张家兴回过神,开始挣扎。奈何两人实在无法抵挡四人联盟的攻击,最后还是落败了。

摘下耳机,张家兴第一个反应是说「对不起」。

「习惯一件事需要时间的,慢慢来吧。」

肖时钦没有怪责张家兴。叶秋对嘉世的影响如此根深蒂固,怎会是一两天就能摆脱的?就像肖时钦自己,偶尔也会有种自己还在雷霆的错觉一样。



时光飞逝。兴欣战队创下了一个个奇迹,一路过关斩将,杀进了挑战赛总决赛。

终于,嘉世要在赛场上跟兴欣决一生死了。

嘉世以一个人头分的优势结束了擂台赛部分。即使苏沐橙守擂成功后的宣言引发了一些骚动,但是这个可能性嘉世的队员早就预计到,也没有太大的反应。

大家都说苏沐橙是一个性格开朗亲切的邻家女孩,然而在嘉世,她却是一个让人有说不出来的疏离感的人,与她相熟的人怕是只有叶秋。自从嘉世放弃叶秋的那一天,他们就做好了失去苏沐橙的准备,此时团队赛的阵容里也没有让苏沐橙出战的打算。

一叶之秋,生灵灭,织影,战斗格式,连进,第六人火柴。

开赛五分钟,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再一次浮现起来。

一开始晓枪那些无聊幼稚的骚扰,却搞得嘉世队员疲于奔命。而兴欣凭着对嘉世的了解做出了环环相扣的布置,嘉世也只能被耍得团团转。

张家兴刚才摆脱了兴欣的围攻,回头申建又陷了进去。他不想对申建见死不救,但是瞬发的治疗都正在冷却中,而吟唱的技能却是没有读条的机会。孙翔和邱非被引开了,张家兴在没有掩护的情况下想要吟唱却是不易。

张家兴正在焦急着,孙翔和邱非两人终于赶回。混战中张家兴顾着关注两个战斗法师的生命,却没有注意到由君莫笑放出的捉云手。

直到他看到肖时钦在频道里的提醒时,已经太迟了。

孙翔和邱非马上来救。张家兴在一寸灰和包子入侵的围攻中挣扎着,此时见两人杀至,马上顶住攻势想和他们会合。

有人在背后攻击了他。一个抛投,织影的身影向后飞去。

张家兴转了转视角,映入眼帘的是君莫笑那个花花绿绿的背影。当他看着这个身影义无反顾地冲向一叶之秋和战斗格式时,他有点恍惚了。君莫笑跟曾经的一叶之秋外观上并不相似,但张家兴却不自觉地把这两个身影重合在一起。

直到包子入侵出手,视角再一次晃动,他才蓦然反应过来。

不同的。

曾经的一叶之秋,在他陷入各种危机的时候,总会第一时间挡在他身前保护着他;而现在的君莫笑挡在他身前,为了只是阻断队友的支援而已。

叶秋是嘉世的神,是嘉世人心目中那永远不会倒下的斗神;现在站在他面前的是叶修,是试图终结嘉世的死神。

彷佛自从叶秋改了个名字之后,那些跟嘉世的曾经也断得干干净净了。

已经不同了。

他的生命一点一点地滑落着。

从BOX-1到屏风战法,兴欣处处显现出过去嘉世的风采。过去自己深爱的队伍,现在已经变得不像嘉世了,反而对面的兴欣,比嘉世还要像嘉世。

在叶秋离开嘉世后一年多的时候,张家兴突然开始想念起那个在比赛场上最坚实的后盾。

「治疗被击杀!嘉世战队的牧师织影被击杀,选手张家兴退出了比赛。挑战赛最终决赛,嘉世面临很艰难的局面!」潘林大喊着,现场转播里反复回放织影被击杀出局的画面。

就像失去了所有力量一般,张家兴瘫坐在座位上。



嘉世落败。

嘉世对外宣布了进入新闻缄默,但是身为局内人的张家兴,自然知道了嘉世的结局。

苏沐橙似乎会如愿带着沐雨橙风加入兴欣;轮回的人频频跟嘉世交涉,不用想也知道他们对孙翔有兴趣。

而他呢?

收拾好行李,张家兴却没有任何关于未来的打算。

叩、叩。

是肖时钦。

张家兴让肖时钦坐下。两人沉默了一会,张家兴打破了沉默:「你打算去哪儿?」网上关于肖时钦去向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以肖时钦的实力,无论加入哪个战队,都会是华丽得令人窒息的阵容。

「今天雷霆打了电话给我,他们说随时欢迎我回来。」肖时钦闭起双眼:「我答应了。」

听到肖时钦的选择,张家兴相当惊讶。当时肖时钦来嘉世是抱着拿冠军的雄心壮志,而现在回雷霆就显得有点夹着尾巴灰溜溜回家的感觉。

「无论是身处哪儿,雷霆始终是我最爱的战队。嘉世是责任,而雷霆是牵绊。」肖时钦笑了笑,似乎并不在意外界的看法:「我决定相信自己和我的队友,我想要在雷霆拿一次冠军。」

「真好。」张家兴只能看着自己的牵绊渐渐走向终结。

肖时钦话锋一转:「家兴,你有兴趣来雷霆吗?」

迎着张家兴有点惊讶的眼神,肖时钦坦然地说:「文杰说想退役了,雷霆那边想我物色一下治疗的人选。」傅文杰,第二赛季出道的雷霆牧师,已经到达了职业生涯的末年。

「好。」



第九赛季的夏天,雷霆宣布肖时钦以自由转会身份回归。此外,雷霆将以创俱乐部史上记录的950万收购金额,收回机械师角色生灵灭,同时将嘉世牧师选手张家兴纳入麾下。

车子停在雷霆俱乐部门口。粉丝早就等在那儿,一致地打着一个标语:「欢迎回来!」他们原谅了肖时钦曾经的离开,在他职业生涯中最尴尬的时刻,毫无芥蒂地表达了他们的支持。

一贯冷静自持的肖时钦,也无法压抑自己的泪水,哭着走了进去。

「家兴,你也进来吧。」雷霆的副队长、自己的同期方学才见张家兴一直站在门口,也开口招呼了他一声。

张家兴收回目光,心里下了一个决定。

然后他露出一个坚定的笑容,踏上了他的新旅途。


END

===

后记

一开始的想法是写张家兴的雷霆大冒险,后来有天抽风把故事推倒重练写成另一个画风了……

老嘉世的人在原著还是站在偏反派的位置的,但是钻研原文去研究他们的想法,是一件挺有意思的过程。上次的刘皓也好,今次的张家兴也好,我都很想写出不单纯洗白的他们。

翻看原文,虫爹描写嘉世的张家兴的时候用过一些很有意思的字眼:「张家兴这下总算是不用闲着了」、「寂寞的张家兴这次总算没有全闲着」,「闲着」这样的字眼却是从来没有出现过在别的治疗身上。联想到叶修对张家兴的评论「杀手意识太重」的时候,我就写了张家兴的「杀手意识」源于他的「闲着」,只能看着队伍的崩溃而无能为力的想法。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叶修在嘉世里会陷入如此尴尬的景况,除了苏沐橙外居然一个站在叶修那边的人都没有?即使刘皓擅长笼络人心——原文中提到他跟张家兴、申建等人关系很好——但是叶修的地位摆在那儿,没有黑点的话又何来后面的打压?

叶修会被逼走,其实并不单单是嘉世那边的问题。

从前嘉世的风光一时无两,第二赛季甚至创出场均9.2分的成绩,但第四赛季后嘉世一直无缘总决赛,难免会有斗神风光不再的质疑;
叶修从来不出席记者招待会,队员要代他直面来自媒体的压力——这一点的重要性,可以参考喻队在第十赛季季后赛出局的记者招待会上秒杀十五个记者的事迹;
嘉世时代的叶修是一个比较严厉的队长,经常教训队员,张家兴甚至认为是「罗里巴嗦的说教」;
第十赛季兴欣对呼啸的比赛里,叶修对于刘皓鼓舞士气表现冰冷和嫌弃,而我想,叶修自己也不会浪费时间在为队友欢呼喝采上……

我不能说这是叶修的过错,充其量是价值观的不同吧?只是他不露面的苦衷、他说教背后的用心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理解。队员对叶修的期望和崇拜逐渐变质,加上陶轩在这件事上的态度,最后演变成故事开端的剧情。

用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来说,我们学生时代或者曾经遇上过这样的老师:要求高,常常在骂人,好像从来都不说好听的话。但是后来在某一个那样的时刻,你会发自心底地感激这个老师。

就像乔一帆在对轮回的总决赛上终于明白王杰希对他期望过什么一样,张家兴在挑战赛决赛上也察觉到那个冷淡严厉的队长,总在一场又一场的比赛里站到最前方,义无反顾地保护着他们。

遗憾吗?或者会吧。但是叶修也好,张家兴也好,陶轩、刘皓、郭阳等等也好,他们始终要摆脱过去的残影,一直向前。

他们依然要一直追寻着自己的荣耀。

评论(15)
热度(158)
© 四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