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同人用LOFTER。
腦洞精奇的渣寫手,畫風在逗比和正經間跳來跳去。主糧食向與BG文。
長期求糧食,歡迎勾搭,歡迎投喂。

荣耀情人节企划《孙翔×楚云秀篇》

#写完皓欣篇,有点忐忑自己剩下来的几篇写不好了,幸好还是生出来了。
#终于有CP TAG可以打了!


荣耀史上最坑爹情人节企划
真正的拉郎配
拆本命系列

配对方法:邀请七位女选手参加是次企划,并在报名参加今次企划的男选手中随机抽取七位,安排两人在S市某游乐园约会一天。

——没错,我是先决定女主角,然后抽签抽男主角的……

===

《孙翔×楚云秀篇》

被烟雨公关部经理叫走之前,楚云秀正在婉拒母亲第二十六次游说她去相亲的电话。

「其实我有男朋友了,有空发照片给您们看。」楚云秀搪塞道:「战队有事找我,先挂了。」

冯向明一副世界观被刷新的表情:「队长你什么时候有男朋友了,我们怎么不知道?」

「你觉得呢?」楚云秀没好气地说:「都快忙成狗了还谈什么恋爱,别傻了。我回头还要想办法变个男朋友出来应付我妈呢。」

楚云秀,今年二十四岁,单身。在她青涩的少女时代也曾有过喜欢的人,但是最后却没有好收场,反而在因缘际会下接触到荣耀,当上了职业选手,就没了那个美国时间去谈恋爱。她自己主张一切随缘,不过父母倒是很心急,生怕她会嫁不出去。

「男朋友」嘛,她倒是不担心,在职业圈打滚多年,比较相熟的男选手也不少,到时候随便找一个卖相不错的应付过去就好。什么?戏假成真?那是电视剧的情节,平时看看就好,认真就输了。出道那么多年,要发生什么奸情早就发生了。

敲开公关部经理的门,看到舒家姐妹已经到了。经理也不多废话,直入主题。

这个情人节企划的七名女选手有三名来自烟雨,对烟雨来说是一个相当好的宣传机会,跟训练也不冲突,楚云秀也没什么拒绝的理由。

从公关部出来,她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说自己要配合战队参加宣传活动,还承诺等她没那么忙的时候就把男朋友跟她的合照发过去。

楚云秀打好了算盘,到时候她如果抽到跟谁一组,就让那个人帮忙拍几张合照,假装是约会时拍的就好。



过了几天,她就收回了这个想法了。因为她抽到的对象是孙翔。

「孙翔很帅呀,为什么不满意呢?」听完楚云秀在女选手群的哀嚎,戴妍琦打趣道:「就算没啥好聊的,也可以看他的脸过一天。」

「其实我一直都觉得郑轩的声音很有磁性,可以循环回放『压力山大』过一天。」

戴妍琦贴出一个生无可恋的表情:「压力山大……我跟他根本约不起来好不好。」

所以你觉得跟孙翔约得起来?楚云秀无语。

郑轩和孙翔谁会是更差的约会对象的辩论最后被唐柔一句话终结了。

不过楚云秀还是有点头痛。同为世邀赛国家队队员,她跟孙翔关系还算可以,算是场上能配合场下交集不多的一个。但是以楚云秀多年看剧的经验和直觉,孙翔绝不是一个适合约会的对象。



拍摄的日子很快就到了。

早上起床,楚云秀就觉得不太舒服。她想起昨晚看的杂志说狮子座是日诸事不宜,证明星座运程也有蒙中的一天。

药没找着,活动方派来的化妆师就敲了楚云秀的房门。为了贴身拍摄选手的状况,每对选手都配备一个摄影师,连出发到游乐园都要各自坐主办方安排的车子去。

楚云秀坐在车子里,没有相熟的人在,身体又不太舒服,心情老实说不算很好。但是身为烟雨的队长,多年应酬镜头的经验也有一些,很快就跟摄影师聊了起来。摄影师是个年约二十七岁的年轻女性,似乎对荣耀也有一定的了解。

「你的指甲好漂亮。」身为职业选手,基本上也不可能在指甲上做太复杂的装饰,因此看到妹子的水晶指甲,难免会有点羡慕之情。

两个年龄相近的女人不愁话题,从荣耀八卦到化妆美容,都能聊上一段时间。

游乐园很快就到了。



在孙翔心目中,女人都是一些非常麻烦的生物。

这得要从他幼儿园那一年说起。话说有一天他被一个女孩子拦住了,说喜欢他很久了,想做他的女朋友。当时的小孙翔望了女孩子半天,看到她都有点害羞了。小孙翔踏前一步,把手伸向了女孩子的胸——前那块名牌。

「你果然是隔壁班的!我就奇怪呀,我怎么对你一点印象都没有!」他欣喜地说。

要说那个女孩子也不太懂察言观色吧,弱弱地问了一句:「那、那么,你可以做我男朋友吗?」

「才不,我都不认识你。」小孙翔答得理所当然,但明显小女孩是不会管这个的,于是妹子嘴一瘪,「哇」一声地哭了起来。

幼儿园老师赶到,以为孙翔在欺负女同学,就唠叨了他很久,还把事情报告给家长。老爸知道了孙翔欺负女同学的事后非常生气,打了他一顿,说「欺负女人的男人都不是男人」之类的非常绕口的话。

孙翔心里苦,但孙翔不说。

中学时期,外表帅气的叛逆少年孙翔是很多女生眼中的黑马王子,孙翔不知道试过多少次被女生塞情书,也不知道他过分诚实的回应伤了多少颗暗恋少女的心。当然,孙翔是不觉得他有什么问题的,他只是实话实说——他都不认识她们,为啥要当她们男朋友呀,奇怪。朋友都说他是个令人羡慕的家伙,他却只希望麻烦的女孩子离他越远越好。

其实,也不是没有跟孙翔关系好的女生向他表过白。他跟那个妹子称兄道弟多年,没想到妹子居然有天说喜欢他,于是孙翔反射性摸了一把她的额头,问她是不是发烧烧傻了脑子?结果妹子大喊「孙翔你是个大笨蛋」然后哭着跑走了。那件事还是让孙翔受了不小的刺激的,毕竟就这样没了一个好兄弟……

后来他高中辍学跑去当职业选手,越云战队刚好没有现役女选手,日子算是过得舒舒服服。转会到嘉世后,唯一一个女选手苏沐橙整天阴阳怪气的(虽然拜世邀赛所赐,现在关系好多了,翔哥心胸宽广不跟女人计较那么多),他再一次坚定了女人真难搞的想法。

轮回上下都知道孙翔对女人的观感,以江波涛的说法就是「把女人当成男人来相处,当发现男女不同之处就嫌女人麻烦了」。而今次情人节企划,也是轮回治疗孙翔恐女症计划的一部分——恐女症是吕泊远的说法,孙翔是死都不承认他恐女人的了。

孙翔坐在喷水池边,脚不自觉地一抖一抖起来。主办方为了表达礼让女士的一面,男选手都被安排提早到场等待女选手。简单来说就是矫情。

楚云秀坐的车子到了,孙翔马上就有种麻烦来了的感觉。不,是双倍的麻烦。

孙翔突然想起方明华曾经说过,一个女人等于五百只鸭子。

看,一千只鸭子来了。



如何一句话判定一个男人有没有谈过恋爱?楚云秀想,孙翔八成没谈过恋爱。之所以不是百分之百,是因为孙翔的颜值。

孙翔站了起来,打量了一下楚云秀的衣着,问道:「裤子那么短不会冷死吗?」虽然今天天气不算寒冷,但始终是冬天,穿那么短真不怕冷吗?孙翔想起刚才见到黄少天和郑轩,那两个南方人都快成粽子了……

作为烟雨的队长,楚云秀一直都致力于在镜头前维持美好的形象,今天的装扮也是有事先搭配好的。其他女选手或多或少也这样做了,只是孙翔似乎不太懂得欣赏女生打扮的心理。

「所以我在里面穿了丝袜。」

姑且理解为一种关心,电视剧里冷酷型男主角常常这样,话都不好好说非得要用让人生气的方式来说,虽然孙翔跟冷酷差了十万八千里,楚云秀在心里这样催眠自己。



早上的拍摄,老实说并不太顺利。孙翔不是不肯配合,只是按摄影师妹子的说法来说,「一点约会的感觉都没有」。楚云秀可真的不知道要怎样跟孙翔演情侣了。

摄影师妹子果断宣布先去吃个饭,吃完饭再来研究一下怎样改善。

到了餐厅,大家各叫各的,孙翔要了个五成熟的牛排意粉,楚云秀叫了个牛肉饭。

东西并不难吃,但是奈何楚云秀真的没什么食欲,吃了几口就搁下了筷子。

「喂,你不吃了?」孙翔指了指还剩大半碟的牛肉饭。

「不吃了。」

「那我吃了。」孙翔麻利地把牛肉饭拿过去,然后吃了起来。

楚云秀呆了三秒,「间接接吻」的情节在电视剧并不少见,只是没想过会发生在她和孙翔身上,也没想过这个情节发生在现实生活时是如此的不浪漫。孙翔大概对这个行为有多暧昧完全没知觉,顶多是觉得不吃很浪费吧……

也就自己会想那么多了。



走出餐厅没两步,楚云秀的小腿就抽筋了。

孙翔一开始没留意到楚云秀的状况,走开了十几步才发现没人跟上,回头一看。

楚云秀比了一下小腿:「抽筋了。」

「你们女生不是常常逛街逛一整天的吗,怎么走两步就抽筋了?」孙翔抱怨了两句,指了指一边的长椅:「你坐去那边,我帮你。」

楚云秀瞪了他一眼,心里腹诽了一下,然后努力站起来。

「算了算了。」孙翔走近楚云秀,一个横抱抱起了楚云秀,径直走过去。

不怎么温柔地把楚云秀放在长椅上,半跪在她身前,脱下她右脚的鞋子,把她的脚裸放在他的膝盖上。

学生时代的孙翔是运动健将,抽筋扭伤是等闲事,对于处理方法相当熟悉。一只手把她的脚趾往外掰,另一只手在她的小腿肚上按摩起来。

孙翔发誓他一开始绝对是心无邪念的,以前跟小伙伴在运动场上挥洒青春与汗水的时候,帮队友拉筋不是没做过,甚至会开玩笑般在他们的小腿上多摸两把揩个油。只是那些小伙伴都是男的,而今次的对象是个女的。

楚云秀修长的腿包裹在黑色丝袜之下,对一个热血方刚的年轻人来说,是一个相当大的诱惑。

「这腿我能玩一年。」孙翔脑海里毫无预警地冒出了这句莫名其妙的话。呸呸呸,我到底在想什么!孙翔慌忙地在心里默念「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试图把乱七八糟的念头赶出脑海,耳朵却不自觉地染上了红绯。

「你好点了没,好了我先去个厕所。」

看着孙翔近乎落荒而逃的背影,楚云秀一脸莫名其妙。

「他刚才耳根红了。」一直在看戏的摄影师妹子笑着戳穿了真相。

这样也能害羞,他是有多纯情呀。



在厕所洗了把脸后,孙翔感觉自己冷静下来了。

一定是我昨晚没睡够脑子不清醒,所以才会抽风突然觉得楚云秀很漂亮什么的。清醒点,翔哥还是一条好汉。孙翔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发型,自信满满地走出了厕所。

「楚队!」孙翔听到摄影师大姐惊呼的声音,连忙冲了过去。

楚云秀蹲在地上,捂着肚子,低声说道:「我没事……」

只是痛经而已。

其实她真的很难受,痛经撞上这种商业活动,平时烟雨女选手多,止痛药吃光了还能找舒可怡她们借,今次呢?在来时的车上旁敲侧击了一下摄影师妹子,她也没有止痛药。于是楚云秀就想着忍忍就好,免得耽误拍摄进度。

拒绝了试图扶她的摄影师妹子,摇摇晃晃地想要站起来……

然后视野陷入一片黑暗。



孙翔及时接住了楚云秀,问道:「最近的医护站在哪儿?」游乐园园区内设有医护站,以免旅客感到不适。

摄影师大姐慌忙地从随身包包里找出地图,孙翔空出一只手瞄了一下,也不理摄影师大姐了,果断背起楚云秀大步地跑向医护站。

好轻。感觉好像什么时候她会被风吹倒。平时她都吃那么少的吗?所以才那么轻?孙翔皱了皱眉。

进了医护站,正在看影片的医生被动作雷厉风行的孙翔吓了一跳,连忙关掉显示屏。听完孙翔的描述后,医生乐呵呵地说:「小伙子,你女朋友只是痛经而已,经期来的时候给她弄点红糖姜水吧,有助提升好感度。」

孙翔瞪了医生一眼:「她不是我女朋友。」

「那就是老婆啰?那么方法就更简单了,让她十个月没月经就行了。」医生挤眉弄眼,一副「你懂的」的表情。

「靠,我跟楚云秀什么关系都没有好不好!」

正当孙翔快要炸毛的时候,医生适时转移话题:「哟!你未来女朋友醒了!」



楚云秀做了一个梦。

梦里面有她曾经暗恋过的学长,在她扭伤脚的时候温柔地伸手问需不需要帮忙,然后背着她一路走到保健处。这个学长是她的初恋,为了跟学长有更多话题,她开始跟着他打荣耀。说来好笑,这个粉红色泡泡被戳破也是因为荣耀。

那年她陪学长去参加烟雨训练营选拔,随机抽取一对一对战的时候,巧合地分在了一起。结果,楚云秀赢了,学长被淘汰。她那时见识到了什么是所谓的恼羞成怒,撕掉平时温和的表面,骂了很多很难听的话。

在学长骂出「要不是你倒贴过来我才不会理你」那一刻,楚云秀的梦中断了。

睁开双眼,听到孙翔在说「我跟楚云秀什么关系都没有好不好」之类的话。她似乎在类似医护站的地方。

「哟!你未来女朋友醒了!」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有点轻浮地说。

孙翔似乎已经放弃了辩解,走近楚云秀,有点不自在地问:「喂,你死不了吧?」

「死不了。」声音却是有点有气无力。

医生不知道从哪儿变出一碗热腾腾、漂浮着不明材料的药汤,说道:「喝下去就应该好多了。」

楚云秀没有接,那汤还冒着热气,一不小心打翻了就不好了。

「行动呢男朋友。」医生睨了孙翔一眼,「药要让她趁热喝,拿稳。」不由分说地把汤碗塞到孙翔手里。

孙翔正想抗议,没拿碗的另一只手上又多了个汤匙。「记得吹一吹再喂,很烫的。」医生有点说教意味地说,然后走进了药房。

孙翔真的有一刻想摔碗而去的。只是看着楚云秀那张苍白的脸,孙翔还是忍了下来。

翔哥要体谅病人,他在心里说服着自己。

「张开口。」孙翔舀起药汤,胡乱地吹了两口,然后不太熟练地執行着喂药的动作。

碗一见底,医生就冒了出来,收走汤碗,把一个热水袋递给楚云秀。

「休息一下,舒服一点再走。」医生温柔地说。

楚云秀笑了笑:「谢谢医生。」

孙翔是有点不高兴,不过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不高兴是因为医生对楚云秀特别温柔,还是楚云秀只对医生说了「谢谢」。

孙翔正纠结着呢,楚云秀又开口了:「麻烦你了,孙翔,谢谢。」

「小事而已!快睡!」孙翔感觉自己好像脸红了,可恶。



楚云秀再一次醒来,此时已经是黄昏。摄影师妹子坐在病床边,正在看着今天的片子。

「醒了?」摄影师妹子轻声地说:「小声点,孙翔睡着了。」

楚云秀望向另一边,孙翔趴在病床旁边的小桌子上,发出微微的鼾声。

「他是累坏了吧,毕竟背着晕倒的你一路跑过来。」可怜摄影师妹子腿短,又扛着摄影器材,赶到医护站时楚云秀已经喝完药汤睡着了,白白错过了很多精彩镜头。

「醒了啦?」医生走了过来,粗鲁地推了孙翔两下:「年轻人,医护站要休息了,带上你女朋友和摄影师赶快走走走。」

孙翔嘀咕了两句,没有再跟医生争论。时间也不早了,今天的拍摄最后会怎样他也说不清楚,现在能做的大概就是送楚云秀回去……还有弄清楚一些事情。

医生站在医护站门口,隐约听到孙翔跟楚云秀的对话,孙翔关心人的语气还是不怎么样,但是当中的心情变化,医生恐怕比孙翔本人看得还清楚。

夕阳在两人身后拉出长长的影子,影子的头渐渐地靠在了一起。



回到医护站,医生打开显示屏,屏幕上赫然是上赛季轮回对阵兴欣的录像。

医生笑瞇瞇地把画面切换到QQ,打了一行字:「你队的孙翔真好玩。」

无浪:……哥,你来了S市?

清流:帮个朋友来客串一下医生而已,结果撞上了你队友。

清流:对了,回头发点偷拍照给你看,你帮我八卦一下后续,我挺看好他和楚云秀的。

江波涛无语,身为江清流大医生的亲生弟弟,他对于被江清流关注的下场相当熟悉。不过,为孙翔点蜡是一回事,八卦又是另一回事了。

三分钟后,轮回上下都提前验收了治疗孙翔恐女症计划的成果。



回到酒店,楚云秀吃了一点东西,就睡下了。

醒来的时候正是深夜,手机忘了关网络,已经快没电了。

正想把手机插上充电器时,发现QQ上有新消息。

一叶之秋:喂。

一叶之秋:你好点了没。

一叶之秋:听李华说你缺一个用来应付你妈的男朋友。

一叶之秋:你看,我行不?

楚云秀笑了,然后回了一句——

风城烟雨:你嘛……还凑合,就试试看?


END

===

后记

这篇文不同之前几篇,全程视角都在孙翔和楚云秀之间跳来跳去——只写楚云秀的角度的话,大概我写到一半就会想BE了(。

第一次写孙翔,说说我心目中的孙翔吧。虽然大家都说七期熊,会叫他二翔,还有那个玩之不厌的六颗核桃梗,但是我觉得孙翔不笨,情商低了点倒是事实,不过在结尾已经成熟了很多了——虽然如此,还是没人能阻止我写一个不懂女人的孙翔的了(喂)。话说如果大家有留意到的话,楚云秀视角摄影师是「妹子」,孙翔视角是「大姐」,除了有年龄差的因素在,也是因为孙翔太耿直(?)了。

我是一个数学系的学生,系内男女比例大概是五比一这样,小学和中学都是女校。刚进大学的时候有点担心跟男生相处不来(我这个人比较宅,上大学前异性朋友一只手数得完),但后来发现,大部分男生其实挺没心眼的,自自然然相处就好。孙翔吃光楚云秀剩下来的饭,这个是我的亲身体验。当时跟一个男同学吃下午茶,我吃剩了一半,他问我还要不要吃,我说不吃了,于是他就吃光了orz当时我脑内弹幕就是间接接吻这样大丈夫?不过他是个比较单纯的人,加上是脱团狗,所以我说服自己不要太在意这个……

小腿抽筋帮忙拉筋这一个也是自己的亲身经验,帮我拉筋的是我弟……写到这个,突然有点想我弟了TvT(他在澳洲读书)当然,我弟是不会脸红的,一来我没有大长腿,二来每个弟弟都是嫌弃姐姐的爱意(?)的,我弟跟我男朋友都是这样。

江医生的脑洞是突然开的……结果比预定字数多了很多,恭喜我达成越写越多字成就(。

嗯,下一篇文再见!

评论(63)
热度(106)
© 四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