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同人用LOFTER。
腦洞精奇的渣寫手,畫風在逗比和正經間跳來跳去。主糧食向與BG文。
長期求糧食,歡迎勾搭,歡迎投喂。

【蓝雨中心】留影

#蓝雨早期私设人物多,慎入。
@燕锁柳  的20粉点文:「蓝雨全员无CP燃向」
#燃不起来,所以只是全员无CP……

「黄少,一大早叫醒我们是为什么呀?」卢瀚文好奇地问道。

「这是蓝雨的传统,每年都要拍一段录像,算是类似时间囊的东西吧。」黄少天解释道:「是老板的主意,每年录点东西,以后有空的话就可以一起回顾,从过去的影像反思一下自己,也算是一种纪念。」

喻文州看了一下手机:「老板的飞机延误了,我们等一下他吧。」蓝雨的老板秦雨是一个没什么架子的中年人,即使工作再忙,每年的录像大会他都一定会抽时间回来一起拍影片。

「趁这个机会,小卢要不要一起看几年前的录像,大概感受一下录像是怎样的?」宋晓建议道。

一呼百应,喻文州拿出钥匙,把蓝雨多年来的影片都找了出来。

喻文州把写着「2015」的光盘放进了投影机。



《2015年》

「嗯……咳。」秦雨面对镜头,清了一下嗓子:「这个是蓝雨成立的第一天,特别拍一段影片作为纪念。希望这样的传统可以一直延续下去。」

「如果沈老二一直在蓝雨的话,那我敢保证这个录像大会可以延续到他死,或者蓝雨倒闭为止。」不知道谁在画面外说道。

秦雨似乎拿起了录像机,把镜头一转,「刚才那句是谁说的?」

「大家好,我是蓝雨的队长魏琛,角色是术士索克萨尔。」刚才说话的人叼着一根棒棒糖,酷酷地说。画面外的秦雨补充道:「嗯,这个是蓝雨的队长。刚才他烟瘾犯了,手边没烟,刚才小明给了他一根棒棒糖让他咬着顶一下……虽然阿琛看上去有点吊儿郎当,不过实际上很可靠的。」

秦雨把镜头转向另一个人,「我是蓝雨的副队长方世镜,角色……太多了,不太好说。我是一个自由人。」

秦雨别开镜头,低声补充道:「世镜本来在网游也是术士,不过一个战队不太适合放两个术士,所以他就选择了以自由人身份出道了,其实有点抱歉……虽然那个老好人不会在意。」说罢,高声喊了一句。「轮到谁?」

「大家好,我是沈河,角色狂战士锋芒慧剑。」一个表情严肃的年轻男人自我介绍道。旁边有个人不怕死地补了一句:「别名沈老二,或者强逼症。」得到了沈河凌厉的眼刀一枚。

这个不怕死的人笑嘻嘻地说:「我是陈哲明,大家都叫我小明,玩气功师的,叫涛落沙明。」

其他人也自觉开始排队自我介绍起来。

「我是许语辰,角色叫灵魂语者,职业是守护天使,请多多指教。」

「我叫连进,角色也叫连进,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都说用真名创角色不好,我就是不懂了……对了,我玩拳法家的。」

「我是游文康,角色是机械师电光石火。」画面外似乎是陈哲明的声音喊着「皮卡丘,使用电光石火吧!然后是十万伏特!」

秦雨最后把镜头转回自己:「蓝雨就是这样一队有点……逗比的战队,不过我对他们很有信心,相信他们一定能拿到很好的成绩。」



《2016年,第一赛季》

「季后赛四强止步,算是一个不错的起步。」秦雨微笑着说:「毕竟遇上的是嘉世……」

「屁。」魏琛打断了秦雨的话:「下年我们一定不会输给嘉世,大家一起来喊口号,我们的口号是——」

「干翻嘉世!干翻叶秋!」众人齐心一致地大喊着。

「少天在呢!别教坏小孩!」「早就教坏了好不好!」「对呀,想当年我可是纯真得那白纸一样的少年,结果来到这儿,三秒就被染黑了……」「还没出道的小屁孩不许说话!」



《2017年,第二赛季》

「今年季后赛八强输给皇风……大家要努力呀。」虽然战绩并不如人意,但是秦雨的语气依然很乐观:「去年的训练营成果相当喜人,明年我们会迎来两位新秀……来来,自我介绍一下。」

「我是吕俊贤,玩盗贼的,角色叫……我竟然。」吕俊贤的眼珠转了转:「希望有一天能够带着这个角色拿冠军,这样就可以大喊『我竟然得到冠军』了……」

「别理那个逗比。」另一个人打断了吕俊贤的美好幻想:「我是谢平尧,召唤师,角色是八音符……虽然刚才那家伙是神经病,不过我也希望能够在蓝雨拿到冠军。」

「蓝雨是众多战队中最早开展训练营的一队,由第一届的成果来说,我觉得蓝雨的未来很值得期待。」方世镜搭着两个新秀的肩膀。

「魏老大,你要不要说两句?」「不了,我去买根烟,烟瘾又犯了……」

录像结束——并没有。

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人在录像后面,再补录了一段话。

「蓝雨的未来,怕是不会有我的份了。」那人没有打开镜头,画面一片漆黑:「加油。」



《2018年,第三赛季》

「这一年,蓝雨处于交接时期。」秦雨说道:「蓝雨准备换新的队徽,这是对我们未来核心的期许。」

原有的蓝色水滴设计,外面套上了一颗六芒星,中间一把剑穿插其中,象征蓝雨未来的核心——术士和剑客。

「总觉得有点自恋。」一个少年笑着说:「我是喻文州,下赛季起将会是蓝雨的队长以及索克萨尔的操作者,定必全力以赴,不负大家所望。」

「我是黄少天,之前看大家正经八百地拍影片好几年了,他们说未出道的不准说话,我都快憋死了……今次终于可以说话了。」另一个少年也开始自我介绍:「对了文州,我说呀,这个队徽是魏老大的想法,别说什么好像自恋不自恋的,拿出配得起核心地位的实力不就行了……」

「黄少天,剑客,夜雨声烦。」久违的秦雨式解说再次回归,只是罕有地简练:「还有少天,要叫他『队长』。」

「知道了啦,要我一时三刻改口也没那么快吧……」黄少天有点不自在地说:「到现在还是觉得有点神奇,一直在训练营吊车尾那个突然有一天赢了魏老大三场,然后现在还当上了队长……」

「郑轩,弹药,枪淋弹雨。」一个少年懒洋洋地说。秦雨问了一句「你有什么感受」,郑轩抓了抓头,有点郁闷地说:「为什么要我这个赛季就出道,压力山大……」

「别看这孩子这副样子,他是第二届训练营的最强的一个。虽然很难令人相信。」方世镜走来,揉了揉郑轩的头发,然后笑着说:「不知不觉间已经在蓝雨三年了……这一年临时队长当得还算好吧?现在也算是功成身退了。」

「虽然你不会看到,不过魏老大……什么时候再回来看看吧。这一年,他们都很努力。」沈河也开口了:「这是蓝雨的未来,也许我们已经无法亲自登上那个高峰,但是我相信,那些孩子们,一定能够看到我们不能看到的那道风景。」

「PS,『我竟然』当上全明星了。」「别说了,我是蓝雨的也觉得超、级、丢、脸。」「都是阿辰的错,拉上训练营的小孩去论坛起哄号召大家乱投票是怎样啦!」「这是小锐的主意,我只是给予后辈一定支持而已……」



《2019年,第四赛季》

「嘿。」吕俊贤在镜头前比了个剪刀手。

「好了,大家来说说自己的新秀赛季吧。」秦雨说道。

「一开始我的手速引起了不少争议,幸好有大家一直对我的信任和支持,总算走过来了。」喻文州认真地说:「谢谢大家。」

「我感受到联盟的满满恶意,先不说为什么联盟要把最佳新人颁给一个牧师版沈老二了,而不颁给英俊潇洒卓尔不群的本剑圣我了。」黄少天喋喋不休地抱怨着:「我想说的是,为什么要弄出一个死人不能说话的规定呢,微草不能那么小气呀,我只不过死了之后有很多感受想抒发一下而已……」

郑轩话最少:「压力山大。」

「今年职业联盟刮起了一阵前所未有的旋风,蓝雨的新秀成就了职业圈的传奇,人称『话唠剑客手残法,还有一个压力大』。」吕俊贤吐槽道。

「如果沈前辈在的话,一定会纠正你术士虽然比较像法师系,但其实是暗夜系……」「希望下年能拿到冠军,拿了冠军我就回乡下结婚!」「小明你别乱立flag,flag是什么你知道吗?」「话说沈老二在蓝雨体育馆附近开了一间酒店,有空要不要去拆场子?」



《2020年,第五赛季》

「去年乱立flag的报应来了。」陈哲明郁闷地扬了扬包着绷带的右手:「手伤了,不能打比赛了,只好退役了啦……幸运的是,今年的新秀很给力,顶住了这个位置——宋晓,来说说几句?」

「一开始也有点忐忑的。」宋晓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不过手碰上键盘时,就觉得心突然平静下来了。」

「天生的大心脏选手。」喻文州赞赏道:「在强大压力下,表现反而会更为出色。」

「另外下赛季我们有一个新秀,很厉害的,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例如撞上什么沈老二版牧师的话,拿到下赛季最佳新人也没有压力的。」黄少天介绍道:「登登登登,沈老二账号的新一代接班人,比张新杰还不沈老二但是个处女座的——于锋!」

于锋无视掉黄少天那堆乱七八糟的介绍,扬起自信的笑容:「我会努力的!不止是最佳新人,我还想拿冠军!」

「有没有信心?」这是秦雨的声音。

「有!」于锋大声地喊道。

「新人都这样有干劲了,郑轩你压力大不大?」「……」「压力不大的话,来年多派你守几次擂?」「如果你那么想要的话,就如你所愿——压力山大。」



《2021年,第六赛季》

「我们是什么?」秦雨大声地问道。

「我们是冠军!我们是冠军!我们是冠军!」大伙儿以更大的声量回喊道。今次录像大会刚好是季后赛最后一场的日子,大家从颁奖典礼下来后就直接过来了。不止蓝雨现役选手,一些退役的选手和曾经的训练营学员都来了。

大家闹哄哄的,不知道谁先拿起了庆祝用的蛋糕,开始打起了蛋糕大战,准备下赛秀的新秀徐景熙和林枫更是受到了各位的重点关照。

最后不知道哪个敢死的把蛋糕拍到大老板秦雨脸上了,秦雨马上捋起袖子,丢下摄影机,毫无架子地跟大家打成一团。



《2022年,第七赛季》

「嗯,今年我们四强出局……」秦雨说了一句,就马上被打断了。

「干翻微草!干翻王杰希!」林枫喊道。

「干翻微草!干翻方士谦!」黄少天喊道。

「等等,为什么要干翻方士谦?王杰希才是队长吧!」「王杰希那个大小眼你也要干?你口味是不是太重了我说?」「其实论颜值的话,是不是要干周泽楷会比较好?」「等等……重点不是我们都是男的吗……你们这群基佬好危险……」



「没有迟到太多吧?」秦雨赶到的时候,大家刚好看完去年的录像。

「没有,你来得正刚好。」喻文州笑笑道:「照惯例?」

「今个赛季,我们常规赛拿到第一,不过在总决赛输给轮回,大家有什么想法?」

「干翻轮回!干翻周泽楷!」李远惟恐天下不乱地喊道。

秦雨咳嗽了两声:「咳咳,注意一下影响,瀚文才十四岁……」

「下赛季的新秀是这个豆钉。才十四岁就有这种水平,甚有我当年的风范呀。」黄少天把卢瀚文拉到镜头前,狠狠地揉乱他的头:「来来来,今次给你的任务就是拿个最佳新人,没问题吧?」

「我觉得首先他的任务就是做个自我介绍,来。」喻文州说道。

「大家好,我叫卢瀚文,玩剑客的,角色叫流云!」小孩有朝气地喊道。

「你想不想成为下一个剑圣?」秦雨笑着问道。

「他不会想!」还没等卢瀚文回答,李远就插了嘴:「因为粉丝会不习惯没那么烦的剑圣!」

「李远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我哪里烦了你说清楚,我明明只是话多了那么一点点而已……」「小李你话不能乱说,待会小卢听了……」「我明白了!从今天起我要努力练习,像黄少一样烦!」「压力山大……」

喻文州适时开口补了两刀后,就在一旁看着自己的队友们闹腾。回头看到没有掺和进去的于锋,比了比秦雨手上的摄影机,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这个总是有点严肃的后辈沉默了一会,微微张口:「加油。」

秦雨说道:「文州你也说两句吧,你好像都没说过话。」

喻文州想起了荣耀官方周边画册上的一句话,于是引用了出来——

「我相信,我们还会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



漆黑一片的储物室。

于锋开了灯,播放了刚刚录制完成的影片。

录像停留在喻文州微笑的脸,于锋关掉录像,小心地把光盘放回架子上。

只是,那些夏天,不会再有我的参与了。

他想起一个比喻:人生就像一部列车,有人提早下车,有人迟了上车,有人一直坐到终点。

自他在蓝雨出道以来,此时已是三年,蓝雨盛载了他职业生涯中最青涩单纯的时光,见证他由一个初出茅庐的新秀成长为一个能够独当一面的全明星选手。

而现在,也是他要离开蓝雨的时候了吧。

即使会有不舍会有怀念,但是他也不会犹豫,只会继续全力以赴去争取自己所期待的未来。

再见。

还有,「谢谢。」


END

===

后记

生病了,所以拖到现在才发……

私心地夹了自己另一篇文的私设角色(应该不太影响阅读就是了),主要原因是觉得,没有蓝雨初代成员,也不会有现在的蓝雨。

故事时点设在第八赛季尾,也是因为这时候是我们所知的蓝雨最完整的一届。

本来只是单纯想写写蓝雨一路走来的故事,不知道为什么最后成了于锋的实力抢镜时间了……「蓝雨对你来说又算作什么?」是难以忘怀的过去,是青涩美好的夏天,但是即使离开蓝雨会有更艰辛的旅程,于锋依然会努力追寻自己想去到的地方。

其实我很羡慕能够问出这个问题的黄少,我深深相信,黄少一定会一直留在蓝雨这个他最深爱的队伍里,直到列车驶到终点之时。

点文还债完毕,在澳洲一星期多脑袋又开始生出很多奇怪脑洞了,有心情的话,一定会去填一下。

下一篇文再见。

评论(17)
热度(94)
© 四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