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同人用LOFTER。
腦洞精奇的渣寫手,畫風在逗比和正經間跳來跳去。主糧食向與BG文。
長期求糧食,歡迎勾搭,歡迎投喂。

【那年夏天】第五章—第一天下午

#目录

魏琛匆匆忙忙地走了。虽然现在正值夏休期,不过此时职业联盟正在起步阶段,很多分工都不太成熟,很多事务都需要现役队员去帮忙。

早上的课提早结束,大家就开始自由活动。有些人回宿舍补眠,有些人开了计算机打荣耀,有些人开始坐到一起聊天。

喻文州本来想打一会荣耀,不过郑霖招呼他一起过来聊天,他就答应了下来。

这边已经围了一个小圈子,似乎在分享大家角色名的由来。

「你们知道吗?夜雨声烦这个名字很有文化意涵的!」黄少天摇头晃脑,摆出一副文人的样子,侃侃而谈:「在清朝的时候有一对恩爱的夫妻叫蒋垣和关秋芙,两人在春天时种了芭蕉。秋天某一夜,冷雨打在芭蕉叶上,夜雨声淅淅沥沥,蒋垣不禁愁上心头,在芭蕉叶上写了一句『是谁多事种芭蕉,早也潇潇,晚也潇潇!』,关秋芙就在叶上续写道,『是君心绪太无聊,种了芭蕉,又怨芭蕉。』夜雨声烦这个名字就是这样来的……」

「依我说,夜雨声烦这个名字的精华就在最后一个字,烦。」吕俊贤吐槽道。

「我跟你赌五毛,黄少天绝对不是因为这个典故而取名的。」郑霖悄悄跟喻文州说。

「不用赌,我也这么认为。」喻文州假装没看到黄少天略带心虚的表情,然后开口道:「我的游戏名出自李白的《关山月》,另外也是一名中国已故画家的名字。」

郑霖说:「我一开始就打算玩枪炮师了,我的名字有个『霖』字,上下拆开就是一个『雨』一个『林』,于是打算取名做『枪林弹雨』,不过已经被抢注了,就稍微改一下了。」

「第二区开服的时候我要忙音乐会的事,托朋友帮我开个叫『八分音符』的角色,结果他不小心打漏了一个字,就成了『八音符』了。」相比谢平尧角色名的由来,喻文州更在意他前面提到的「音乐会」。虽然喻文州在音乐方面并不是专家,但是基本的鉴赏能力还是有的,由谢平尧早上拉的那一段,喻文州相当肯定谢平尧在音乐方面已经有职业水平。

「我发现大家的账号卡名字都好正经。」吕俊贤纳闷地说:「你们没想过取一些好玩的名字吗?」

「好玩的名字?」郑霖很机智地接话道,活像相声表演里的捧哏。

他拿出账号卡,得意洋洋地说:「我的角色名叫——我竟然!」

吕俊贤有一个梦想,就是让逗比公告占领荣耀。他开了这个角色后就不辞劳苦地去抢首杀抢boss抢排名,只为世界公告上出现「恭喜玩家我竟然打破副本XXX通关记录」之类的东西。作为一个独行侠,我竟然上电视次数不如大公会的精英们,但是他每次上电视,都会引起世界频道上一阵起哄。

今次他来到这儿,也是应蓝雨方面的邀请。想到我竟然有机会在更高的舞台上发光发热,吕俊贤就痛快地答应了下来……

此时的他们不知道,吕俊贤最后会如愿以偿,让我竟然成为了职业圈中的一个传奇,也令他的后继者每次看到这个角色的名字的时候,都忍不住吐槽初代主人的恶趣味。



午饭后的操作课对喻文州来说并不轻松。

今天的内容是类似打字游戏的程序,文字泡会不断出现,把文字泡的内容都打完文字泡就会消失,画面上有超过十个文字泡时游戏就会结束。

负责监督大家的游文康演示了一下程序。大部分人都是跃跃欲试的表情,奇怪的是喻文州从梁易春脸上看到纠结和痛苦。游文康并没有注意到这点,只是宣布了开始练习。

纪中祥是第一个完成的人。他解决后环顾四周,见其他人包括黄少天在内都还在跟训练程序奋斗,便得意洋洋地走出了考核室。

林予雪也很快地完成了训练程序。她站起身,走向游文康:「前辈,我想把难度调到黄少天的版本。」

黄少天比其他人早来到蓝雨,早就接受过一段时间来自职业选手的指导,训练营对黄少天的要求当然不会跟初接触职业训练的人一样了。林予雪在心中嗤笑了一声,也就纪中祥那种人才会以为自己胜过了黄少天。

完成得比较快的其他学员,也争相要求更难的训练程序。

喻文州并不在其中之列。他的手速是训练营的末段班,所以他选择了用准确度补偿速度,虽然也过关了,不过完成时间当然追不上其他人。

完成的时候,他瞄了一眼黄少天的位置。黄少天在今次训练中完美展现了他的话唠本事并不仅限于说话,打字也难不到他。只见他的手指噼呖啪啦地在键盘中扫着,一个又一个文字泡出现又极快地消失了。

晚上的实战练习,喻文州也是输多赢少。在简单粗暴的擂台场里,手速慢的影响很快就体现了出来。面对着手速上的差距,除了让自己更加努力外,也没有其他方法了吧。

轻松打赢喻文州的郑霖,眨了眨眼:「待会要不要多练几场?」



204室,队员休息室。

「操,这身衣服真TMD不舒服。」魏琛抱怨着,松了松领带,解开了衬衣头几颗纽扣。刚才他跟秦雨去跟一个有意赞助蓝雨的大企业家见面,为了表示尊重魏琛不得不找方世镜借了一套西装。
※秦雨是蓝雨的老板,前面曾经略略提过他的名字,免得大家不记得特别注明一下。

正在休息室整理资料的沈河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说话。

蓝雨训练营决定举办训练营的时候,大家就有了一个共识:严禁说脏话,并一致决定了由他们之中最严谨的沈河来负责监督大家。职业选手在一些家长心目中依然是不务正业的存在,如果被指控「选手说脏话教坏小孩子」的话,不仅蓝雨的形象会大受影响,连其他战队也会连带有麻烦。

上面说的「严谨」是沈河本人的说法,其他人的说法是挑剔大魔王。作为上赛季失误率最低的一名选手,沈河一向律己以严,待人也以严。荣耀论坛中有一个热帖,正是讨论为什么沈河会玩狂剑士这种狂放的职业,以及为什么他能够在画风乱七八糟的蓝雨中待下去。

沈河本人一向不会解答这些无聊的问题,但是后一个问题的答案蓝雨的现役队员们都知道。沈河虽然有点强逼症,但是对于他的队友们却出奇地有着极高的忍耐力,除非他认为非常重要,否则他不会挑剔起自己的队友。事实上,蓝雨本身就是一个擅长包容选手缺点的团队,致力于寻求团队的胜利,而非个人的荣誉。若是魏琛在训练营学员前说了脏话,沈河当然会毫不犹豫地指责,但是在战队休息室里,知道魏琛忙了一天的沈河,把纠正的话藏在心底,只是说了一句话:「辛苦了,谈成怎样?」

「成了。」魏琛摊在沙发上,拿起一张纸扇起了风:「空调是不是没开,老子热死了。」

「我调了25.5度。」沈河在研究过很多相关报告后,认为摄氏25.5度是平衡舒适度和用电量的最佳温度。当然,沈河知道魏琛不会有兴趣听这些,所以也没有加以讲解。

魏琛抄起空调遥控器,「哔哔哔」把温度降到22度,然后惬意地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叮咚。」魏琛的手机响起提示音,许语辰在QQ里说想对第一次考核的内容做一点调整,想找魏琛商谈。

魏琛稍微正了正领带,走出了休息室。

沈河拿起被随便丢在一边的遥控器,把温度调回25.5度,然后认认真真地把遥控器放在原位。



308室是蓝雨技术部的所在地。说是技术部,其实成员只有三个由秦雨雇来的技术人员,平时负责研究银装。

魏琛来到技术部的时候,其他技术人员早已下班,只有许语辰一个人坐在计算机前,飞快地编写着程序。

「怎了?」魏琛点了根烟,瞄了一眼屏幕。上面密密麻麻的程序代码,他基本上是看不懂的,所以他把目光转向许语辰。后者罕有地戴上了眼镜,他有轻微近视,但是平时嫌麻烦都不会戴上。

「我打算调整一下第一次考核的内容。」许语辰抿了一下唇:「技术部的人不懂得写,于是只好我自己来了。」技术部的人平时都是主力研发银装,编写程序这方面并非他们专长,反而不如许语辰了。

「上次看你写程序是多少年前的事了?」

「别揭我黑历史了,索、克、傻、尔。」许语辰托了一下眼镜,想起了当年的事,嘴角不由得翘了起来:「看到现在训练营的小孩,想想当年的我们,就觉得人不中二枉少年呀。」

「别说得我们很老似的。梁易春也才比你小两年。」魏琛撇撇嘴。

「但是未来始终是这堆小孩的呀,所以我想,我要做些什么来教育一下他们。」许语辰打开了一个文档,内容是第一次考核内容的修改。

魏琛看了看,然后笑了起来:「真是满满的爱呀……心脏许。」


——To be continued.

===

一直都很好奇为什么职业圈的角色名画风都那么正常,实在太不科学了。于是有了吕俊贤这个角色。每次写「我竟然使出了XXX」之类的描写,就觉得故事的画风不能更好了。

「我竟然」这个梗我是不会停手的(喂

另外最近尝试存多点字再更一章,更新慢了下来还请见谅!

评论(16)
热度(19)
© 四妹 | Powered by LOFTER